<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
    1. 志鑒論壇 / 詳細內容

      全省二輪三級志稿存在問題鑒析

      時間:2016/03/17 10:23     已瀏覽:18816 次  

      我省二輪三級志書編纂工作已陸續進入“三審一驗收”階段。從當前我們掌握的情況看,不少志稿的編纂質量雖然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在整體上還存在大量問題,“多發病”“常見病”比比皆是,揭短不是為了露丑??傉f好話,看不到問題是一大隱患,擺出一大堆問題而不去分析產生原因,不尋找解決的辦法,依然于事無補,而只有發現問題,并分析產生這些問題的原因,和大家共同正視通病,匡正思路,以便將這些問題“提前”告訴執筆者,以提供幫助,從源頭上解決和切斷產生問題的病因,才是我們的目的。從修志實踐看,提醒編纂者不斷在糾錯正誤中強化自己的“免疫系統”,有勇氣面對各種挑剔,吸收正確的意見和建議,而不是諱疾忌醫,同樣不失為一種提高編纂水平和能力的途徑。因此,根據《全國地方志事業發展規劃綱要(2015-2020)》中關于目前制約地方志事業發展的5個主要問題之一是“志書質量有待進一步提高”的論斷和省志辦領導有關堅持問題導向、質量導向的指示,對現有全省二輪三級志稿通病進行系統梳理,對癥下藥,是很有必要的。概括說,二輪志稿中從篇目到體例到內容到記述等存在的問題涉及到各個方面。從宏觀層面說,是編纂者對方志屬性理解不到位,對修志規范掌握不徹底,總體著述性差;從微觀層面說,常見的通病和不足大致可以梳理歸納為6個大類,即:觀點、體例、內容、記述、資料、行文。每一大類下又分若干小類,每一小類之下又有若干表現。本著突出時代性,追求科學性,秉持政治性,強化規范性的要求。這里對全省二輪三級志書編纂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和不足進行了初步的鑒析。需要說明的是,本文所舉實例并不否定這些實例所涉及志稿最終取得的成就,這只是我們在審稿過程中發現的問題,即便是對這些實例的認識,對是否存在問題,存在哪個方面的問題,可能有些也屬于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范疇。文中有的提法和分析可能也有失當之處,謹請諒解和批評指正。

      一、政治思想觀點

      〔按〕指導思想是志書的統率和靈魂?!兜胤街举|量規定》指出,編纂地方志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堅持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據此,志稿所記述內容應當能夠全面、客觀、系統、真實地反映事業發展歷程和成績,正確反映發展過程中的曲折和問題??v觀二輪三級志稿,主要的問題是教訓記述不足,普遍存在科學性不強和記述深度不夠等一些通病。應當按照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精神和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進行正誤糾偏。例如:

      1. 對檔案數據不加分析,照搬照抄,把一些虛構的情況和錯誤的觀點寫入志書,影響志書存世、資政的價值。

      2. 唯政治化思想對方志編纂的不良影響比較突出,使地方志書從形式到內容都帶有政治宣傳的色彩,降低了志書的科學性。

      (一)回避失誤,記述過簡

      例1,《湟中縣志》第一輪對1959-1961年三年自然災害時期餓死人的問題有意回避,第二輪志書應當實事求是地予以補記(其補記方法可以另行探討),但現在新形成的初稿依然心存余悸,不能正視。

      例2,《青海省志?軍事志》第一輪對青?!拔幕蟾锩碑斨小岸录庇幸饣乇?,第二輪《軍事志》擬用“附錄”形式予以補記,但由于顧慮太多,未能付諸實施。

      例3,《青海省志?農業志》第一輪對1977年—1979年“洋躍進”影響下在烏圖美仁開荒種糧,投入2千萬元(當時價)收糧400斤的教訓回避不記,第二輪農業志志稿依然不敢拾遺補缺。

      (二)觀點模糊,對黨的有關政策不熟悉

      例1,由于對指導思想理解程度有限,以致于在記述中出現了記述不當問題。如在適當追溯事物發端的過程中,依然按宣傳口徑記解放前一片漆黑,解放后一片光明?!肚嗪J≈?交通志》終審稿記解放前修公路流露的這種政治傾向明顯,做不到客觀記述。動輒用“國民黨偽××政府”“偽××場站”“反動軍閥馬步芳”等。在《青海省志?農業志》終審稿中出現“偽大通奶牛場”,《青海省志?財政志》初審稿中出現“偽財政廳長冶成榮”等。

      例2,《樂都縣志》復審時,對國有企業改革中有關租賃、破產、重組、兼并、股份制合作等具體措施缺乏深入把握,志稿中動不動就出現“國有資產流失了”,“又一國有企業沒有了”等,字里行間透出對改革的不理解。

      例3,《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復審稿中對農村實行的土地大包干的生產責任制引用青?;▋?早知道河里的水干了,修這個橋兒者咋了;早知道分田單干了,毛主席啊您老人家費心勞神地辦人民公社著咋了進行說明,明顯失之偏頗。

      例4,《貴德縣志》復審稿記述計劃生育1989年輸卵管結扎×××人,放環×××人,實施人工流產的×××人;1995年,結扎婦女×××人,男性結扎×××人,育齡婦女放環×××人,人工流產×××人,引產×××人;1996年育齡婦女結扎×××人,放環×××人。這樣記述過于繁瑣,且有違相關規定。

      例5,把在押犯罪嫌疑人稱為“犯罪分子”?!胺缸锵右扇恕痹诜ㄔ簩徟?、上訴期滿后才能稱謂“犯人”。而且“犯罪分子”是口頭語,司法執法實踐中沒有“犯罪分子”,只有“犯罪嫌疑人”“被告”等詞。

      (三)唯政治化傾向

      例,《西寧市?監察志》復審稿記述歷次政治運動中被錯劃、錯打、錯定的冤假錯案時按照檔案文獻原封不動地照寫,沒有按《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精神指導寫志,從新的歷史視角進行必要的改編制作,也不符合現在已全部糾正了的事實,造成政治硬傷。

      二、體例

      〔按〕體例(體裁、結構、章法等)是志書編纂內容的主要表現形式,掌握好體例,有助于增強地方志的表現力。全省三級志稿在體例方面存在的主要問題一是上下限不齊、隨意自斷,直接影響到下一輪志書上限的確定;二是篇目設置相互模仿,缺乏個性特征;三是篇目設置歸類不當,層次之間邏輯關系混亂。

      (一)體式混亂,大、中、小體式一鍋煮

      全省第二輪志書結構分類一般有大編體、中編體和小編體。實踐中感到采用大編體式,經濟部類變成“大肚子”,使篇章之間嚴重失衡。采用小編體式,變成“一個菩薩一爐香”,一級類目過多,有的縣志列到30-40個,州志列到40-50個,省志也多到60-80多個,分類太多,太零碎。于是采用中編設置門類的居多?,F在既不按大部類設篇,也不按小部類組碼,而是將相近內容合卷,力求篇幅大體均衡。大、中、小各有優點,無可厚非?,F在比較突出的問題:一是同一類志稿,有的門類按大編體式設置,有的門類又按小編體設置,所以不能一貫到底使用某種體式。二是相當一部分志書字數偏多,篇幅過于龐大,虛設層次多,實體形式少,只注重“大而全”,覆蓋面廣,但缺乏必要的深度,看起來文字不少,可多為承上啟下鋪墊過渡性內容,核心資料被沖淡,反映不出多側面立體的、多彩多姿的現代社會全貌。三是“千部一腔”“千人一面”現象嚴重,相互模仿,看不出當地的特色。

      例1,《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將綜合經濟管理、軍事、社會按大編體設計,教科文按中編體設計,人民生活又按小編體設計。人物志是志書中重要組成部分之一,通例是把人物與概述、大事記、志、附錄“五體并列”比較科學,而《海北藏族自治州志》《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軍事志》在初、復審稿中,將人物按照“橫分門類”的方法,歸類某章、某節,與通例背道而馳。

      例2,附錄是志書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志書七種體裁之一,通例一般設附錄,現在有的志稿把附錄置于文化編下,不能與概述、大事記、各編處在一個級別,顯然不妥。

      (二)總體設計整體性差

      謀篇布局除選擇確定應用大、中、小編體式外,重要的是應貫穿整體性觀點。一部志書是一個有機整體,它是由一些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因子組成的“系統”。因此,框架篇目必須體現“有序性”和“等級性”,全書形式要做到基本統一。

      例1,《青海省志?農業志》終審稿中,一級篇目先后排列為:機構、自然資源、農業經濟體制改革、科研教育、農業生產…,將“種子工程”與“農業生產”并列為章,而通觀該志,種子工程只是種植業中的一項具體措施。

      例2,《茫崖行委志》初稿中按司法、審判、公安、檢察排序,有違《刑法》《刑事訴訟法》中公、檢、法、司的規定,不符合志書排序慣例。

      例3,民俗是要項,應有專門篇或章或節,但《貴德縣志》復審稿沒有設民俗;《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化隆回族自治縣志》的初稿均沒有設姓氏、家庭。

      例4,《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天峻縣志》復審稿從篇目結構看,有節無目現象突出;二輪《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初稿中也存在有章無節,有的章只有幾百字,還有的設一章一節,有的設一節一目。

      例5,《海北藏族自治州志》《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對州所屬縣的記述,缺乏總體考慮。目前,全省大致有三種類型:一是組合級型,二是互補級型,三是獨立級型。組合級型綜合性強,編纂難度大;上述這兩部志稿采用互補級型,各縣概況體例雷同,內容重復,缺乏整體感,難以從整體上體現其科學性和完整反映一個州的面貌和特色。

      (三)史體立目

      例1,《天峻縣志》初稿第十四編“財政稅收”中,將收入、支出、國稅、地稅分章,章下分節“八五”時期、“九五”時期、“十五時期”等三節,節下又按事分目,一事一目,如行政事業支出、公檢法司支出、文教支出等六個目。在二類目中縱排記述,這與“以類設目,橫排縱寫”的原則相悖。另外,在第三章“財政體制”下又以歷史分期法,將1986年以來分成4個時期,顯然與前面各節劃類標準不一,違背了“事以類分,類為一目”的要求。其下再橫分六目,分類失當,綱目混淆,隨意性太大。

      例2,《青海省志?農業志》初稿中第五章第一節“發展歷程”與全志章、節、目橫分門類格格不入。

      (四)自違體例

      例1,《西寧市司法志》初稿的“凡例”第四條中“本志綜合運用述、記、傳、志、錄、表等體裁,以志為主”,但志稿中沒有“傳”、“記” 和“錄”。同樣,該志稿“凡例”第二條說“本志上限自1986年起,下限斷志2005年”,但實際內容上限記到東漢,下限斷到2010年?!肚嗪J≈?交通志》“凡例”中說“個別事物為保持記述完整性適當上溯和下延”,但實際通篇無一不上溯。

      例2,《樂都縣志》《互助土族自治縣志》《貴德縣志》復審稿設有“經濟綜述”,還有的設“改革開放”、“基本國策”,這就不合志書篇目分類橫排的要求,因為“綜述”是體式而非“事類”?!案母镩_放”也不是門類,“基本國策”更是不知所指,計劃生育是基本國策,西部大開發也是基本國策。還有不少志稿中的“紀略”,也不符合“類為一志”的原則,是記述的方式方法,列為一級篇目顯然“不類”,有悖于方志文體。所以,“綜述”改為“經濟總情”比較符合橫分門類之義和方志本體。

      例3,《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初審稿的“編纂說明”中寫到“本志結構以章、節、目、子目四個層次”,但實際有的分到6個層次,最多的分到9個層次。凡是綜合性不強的志書,不是層次過多,就是類目繁瑣。

      例4,二輪《化隆回族自治縣志》初審稿剛開始將“拉面經濟”立為該志第一章,缺乏立意支撐。方志分類記事內部結構必須遵循有序和層次,為了突出特色,個別也可升格處理,但升格不當,特色就會成為“志中志”,甚至造成體例上的混亂。

      (五)凡例、編纂說明中的規定不全

      青海省志有統一的凡例,各分志要求設“編纂說明”,州(市)、縣志必須有“凡例”。

      例1,二輪《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凡例”第五條規定“志書體裁以記、志為主,表、錄為輔,圖、照為補,各體協調,各得其所”。這一條款規定了記、志、表、圖、錄、照等六種體裁并用,而對述體、傳體在條款中沒有說明。

      例2,二輪《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凡例中共列舉了“指導思想”“編纂原則”“內容編排”“表述形式”“時間斷限”“紀年方法”等9條內容,卻唯獨沒有關于地域范圍的說明。二輪《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志》初稿也同樣無此交代。

      例3,二輪省志許多分志“說明”中對資料來源、人物、大事記、概述、章下述、附錄等特殊問題處理缺少必要的交待。

      (六)篇章節比例失衡

      例1,《青海省志?電力工業志》初稿審定時發現,章與章之間有失平衡,有畸輕畸重之感,章節相差懸殊,有的設9節,有的設2節;章和章之間文字有的強,有的弱,懸殊較大。

      例2,《青海省志?交通志》復審稿設了“自然地理”章,記了4萬多字,相當于其它幾章之合。

      (七)內容地位處置不當

      例1,《青海省志?農業志》復審時發現,第八章設了一節“重要文件”,詳細羅列了60多個文件,附錄中又羅列了許多文件?!肚嗪J∪嗣翊泶髸尽烦醺逡灿蓄愃茊栴}。

      例2,《貴德縣志》初審時,第二編歷史文化,設了歷史文化、遠古文化、文物、名勝等章,在第二十一編文化內下設名勝古跡、文物等。從內容看,歷史文化記的就是貴德的歷史沿革和建置,完全可以放在第一編或概述中簡單敘述;第二編中的遠古文化、文物古跡、名勝完全可放到第二十一編文化的相關章節中去。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復審時,將機構設在第一章,但《青海省志?財政志》又在最后一章,作為省志應當統一。

      (八)編次零亂,有違慣例

      例1,《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初審時發現,對綜合經濟管理平行關系排列零亂,不是按一定的規矩,如計劃、物價、國土、工商、統計、審計、食品藥品監督、質量技術監督、安全生產監管排列,而是打亂仗。

      例2,《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發現把畜牧業歸到綜合管理、把稅務排到基礎設施?!队駱洳刈遄灾沃葜尽菲堪颜f排到政權中,把金融排到綜合管理中,顯然有違慣例。

      (九)歸屬不當,不善分類

      這是二輪志稿中存在的最為突出的問題。事以類從,類為一志,它的特點是打破總的時間概念,按事物分類進行記述。從分類形式而言,一、二級篇目橫分是肯定的,在一、二級以下多數以橫統橫,有的以縱統橫,(如大事記)還有的是縱橫結合。就內容切割而言,基本上是5種情況:1、以行業分類,大行業統小行業,如工業、農業、商貿等;2、以職能分類,干什么記什么。政府職能部門所涉大多如此。如人事、民政、勞動、民政、公安、司法、交通、郵政、電信、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綜合政務、檔案、財政、稅務、經濟綜合管理。3、以事物內涵分類,即以對象所包含的實際內容進行分類,適用于環境資源、人口、社會保障、居民生活、民俗方言等。4、以存史為導向分類,有些內容綜合性強,即不便于按職能分類,也不便于按事物內涵性質分類,但適宜從存史角度謀篇設目,如政黨、人大、政府、政協、群眾團體、軍事、民族、宗教等。5、特殊分類。如人物一般從文體形式分類,可為人物傳、人物簡介(錄)、人物表等。

      例1,《天峻縣志》復審稿將水利置于農業篇下,這個觀點己落后,水利不僅是農業的命脈,也是整個經濟社會的基礎設施。再如,將環境保護置于城鄉建設之下,不如置于自然環境之下妥當。

      例2,《互助土族自治縣志》復審時發現把土地管理歸入農業篇的耕地一節當中,失當,應歸綜合經濟管理的“國土”為好。

      例3,《化隆回族自治縣志》復審時發現將“幾次大的人口普查工作”歸到“人口”中記,應當在統計中記。

      例4,《互助土族自治縣志》中自然資源章實際記的是自然特產,混淆了地理概念與經濟概念的界限,如果把自然資源改為物產就避免了命題與內容記述的矛盾。

      例5,《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初稿把婚姻歸到民政中,顯得牽強,不如縮小篇目,改為婚姻登記更為恰當,或者婚姻家庭一般應歸到人口中。

      (十)題不轄文,文不對題

      例1,《天峻縣志》初稿中在民情風俗篇統攬宗教活動內容,實為歸屬無理,硬性歸類所致。雖然有些民間風俗習慣來源于宗教,但以此命名逆向涵蓋宗教思想、活動卻與理不通。

      例2,《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復審稿農業篇中各個體工商業章中將飲食、理發、修理等這些明顯不屬于農業項的歸到農業當中,盡管這些事物在農村,但應以事物性質歸屬,不能以身份決定歸屬。

      例3,《茫崖行委志》初稿采用大編體式,設概述、大事記、地理、經濟、政治、軍事、社會、人物。就“社會”編來講,編下設“人口民族”“人民生活”“宗教民俗”三章,各章設2-5節不等,用邏輯方法來分析,此類現象大量存在。屬種概念模糊,統攬不當,缺乏科學性。

      (十一)標題不規范

      例1、章、節、目同名?!肚嗪J≈?畜牧業志》終審稿中第三章第三節與第五章第四節重名?!肚嗪J∪嗣裾尽烦醺宓诹路ㄖ平ㄔO中第三節與第三目標題同名。

      例2,種屬混淆。如“金融、銀行、保險”等,金融就包含了銀行、保險和證券。

      例3,篇目題目不嚴謹。如“糧食”不如命題為“糧油”準確;“土特產”不如命題為名“特產”確切。多數還不能完全擺脫以部門立篇的框框,如《茫崖行委志》還用“法院”立篇。

      例4,有的標題“促進科教文衛體事業新發展”,有的標題“進一步發展科技教育體育衛生事業”,有違志書體例要求。

      (十二)類目劃分標準不一,層次失調

      例1,《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一級篇目編次不妥當,如將交通郵電、城市建設、土地管理置于商業、財稅、金融等三編之后。章節級篇目設計標準不一,有的以機構名稱立篇目,有的以單項任務立篇目,有的以事業立篇目等。

      例2,《青海省志?海關志》初稿一級類目列貨運監管、物品監管,屬于祖孫同輩。

      (十三)篇目重名,內容交叉

      例1,《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第三章民族體育與第四章農民體育中第二節民族體育重名。

      例2,《青海省志?水利志》復審稿第五章水利法制建設與第二章水利管理中第四節法制建設重名。

      例3,《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復審稿第六章第三節稅收監管與第四章第一節內部管理監管重復。

      例4,《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第四章運動會與第九章運動項目第三節參加亞運會重名。

      例5,《青海省人民政府志》初稿第六章法制建設第三節與第三目標題同名,第三節第一目的概念外延和內涵較大,節題包容不了目題。

      例6,《青海省志?水利志》復審稿第四章第一節水資源開發與第一章第五節水利資源利用內容重復交叉。第六章農田改造與開發跟第八章第五節萬畝以上灌區建設內容嚴重交叉重復。

      例7,《青海省志?農業志》復審稿農業技術章高原經濟作物油菜與種植業中的油菜交叉重復。

      (十四)交叉互見相矛盾

      例1,《青海省志?科學技術志》初審稿中大事記與正文記述內容重復,并且時間相互矛盾。

      例2,《青海省志?審計志》《青海省志?金融志》復審稿中表格數字與相對應正文記述數字前后不一致。

      (十五)缺項斷線

      例1,《樂都縣志》《茫崖行委志》《貴德縣志》《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初復審稿均缺方言、姓氏、家庭。有的即使設了方言,也不是按照二輪志書的要求記述,看不出語言變化上的時代特征。

      例2,《茫崖行委志》復審稿內容缺飲食、服務業、建筑業。

      例3,《貴德縣志》復審稿缺建筑業、飲食業、服務業。

      例4,《貴德縣志》復審稿第三編第二章人大工作,缺辦理代表議案內容。

      例5,《互助土族自治縣志》復審稿第二章缺“地理變化”內容,另外缺少用具體年份的數字記述降雨量、氣候變暖、溫度升高、河水斷流、流量退位、河水污染、河道變窄、暖冬現象、新生災害、災害頻率等方面的變化。靜止不變的地理現象是沒有的,20年一修志應在原基礎上增加新內容,有利于揭示各種不斷變化的自然地理現象。

      例6,《青海省志?體育志》《青海省志?水利志》《青海省志?畜牧業志》《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青海省志?交通志》初、復審稿均存在大量斷線現象。

      內容缺項斷線是青海省二輪志書存在的一個傾向性問題,主要由于志書編纂者對所記事物對象的構成要素學習不夠,把關者不注意學習研究新動向、新主張,對防止缺項重視不夠,不太注重地方志質量規定要求所致。

      (十六)全書斷限不齊

      例1,時段情況缺失,不能保證資料的連續性、可比性。如,《青海省志?財政志》復審稿P95-96“城市維護費”中,缺“2000-2005年”的收支情況;又如,P222-225“財政周轉金”中有的只有一年的情況,有的沒寫到2005年,對早于下限結束的事情應有交待。

      例2,《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此類現象也較多。

      (十七)部門志痕跡明顯,這主要表現在省志各分志,不善于跳出部門、行業看全省,眼光局限于廳、局機關內部,特別在記機構方面尤為突出

      例1,首輪《西寧市司法志》復審稿把內設處室的負責人詳細列表上書,白白增加志書字數,沒有存史價值。

      例2,《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復審稿費大量筆墨、文字記機關黨委、工會等工作,其實專業志應主要從全省觀點記述行業、事業的發展過程。

      例3,《青海省志?農業志》初審稿大事記中詳細記述本部門內設機構人員的任職資格,太繁瑣。

      (十八)劣勢與教訓記述不足

      例1,雖有志書對事業發展中出現的曲折、產生的問題進行了記述,但給人的感覺是浮光掠影、淺嘗輒止。

      例2,《青海省志?水利志》復審稿記述青海省的水資源利用率僅占到總資源的5%,毗鄰省份甘肅水利資源利用率達到65%,投入不足,還是治水思路或決策有問題,缺乏相應地分析。

      (十九)不合志體

      例1,《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中照錄了大量的計劃、規劃,沒有根據志體要求進行相應的轉化。

      例2,《青海省志?糧食志》復審稿正文內容中有大量的新聞報道式的語句出現,沒有遵循志書行文的特殊性要求。

      例3,《青海省志?畜牧業志》復審稿第五章第四節記述效益時出現大段議論,違背了志書述而不論的原則。

      (二十)硬套體例,創新不夠

      例1,生搬硬套,絕對化橫分門類,一分到底,沒有節制,“碎磚爛瓦”,細枝末節,分類過細,層次過多,起點過低,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以至于豎寫的內容成了分類的大事記?!肚嗪J≈?體育志》初審稿將“環湖賽”歸到節下,看不出品牌效應;《青海省志?工業經濟志》復審稿將“青洽會”記到會展中,作為一節,也就看不出“青洽會”的地位與作用。

      例2,志書編纂人員專業知識欠缺、對志書的體例理解不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志書的使用價值。省地方志辦公室在“編纂說明”中對設計篇目應遵循的原則,如:“事以類從、類為一志”,“按事業分類,橫排豎寫”,“橫分門類,縱述史實”等都有明確的要求,但在具體操作中往往機械搬用,過分注意符合“志體”,無形中降低了實用價值。到過龍羊峽、李家峽以及拉西瓦電站的都知道,電力工業是青海的支柱工業之一,要了解電力工業就必須了解黃河上游電力公司這樣的特大型企業,其生產、經營、生活服務都自成體系,黃河上游電力公司在《青海省志?電力工業志》中應有重要的地位。但是囿于“事以類聚,類為一志”的志體規定,只好把黃河上游電力公司肢解分類,生產部分歸入該志電力生產章;生活服務等歸入電力的后勤,雖然符合了“按事分類”,卻找不到一個完整的黃河上游電力公司。

      (二十一)諸體并用不夠協調

      這里說的諸體并用,是指述、記、志、傳、圖、表、錄各種不同的體裁一起綜合運用。實踐表明,綜合運用這些體裁形式,貴在恰當協調,宜志在志,宜述則述,宜表則表,宜錄則錄。以志為主,其他為輔,諸體之間應強調系統性。

      例1,《青海省志?金融志》復審稿大事記中記了1951年毛澤東主席批示民和縣農業生產合作社的事,在專章中卻沒有必要的呼應和反映。

      例2,《青海省志?金融志》復審稿的概述看似寫了八個方面即所謂特點,但寫的過散,又酷似總結,缺少宏觀內容的深刻記述,構不成統帥全志的綱?!肚嗪J≈?稅務志?地稅》復審稿、《青海省志?國土志》復審稿的概述均有類似不足。

      例3,《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概述分多個章節,入志原則、編纂過程及編纂方法記入概述顯然不適。

      例4,圖表本為志書必用體裁,但若過多過繁必然影響文字的功用,《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金融志》《青海省志?水利志》初復審稿為表而表,以表代文,以表代節,設置過多、設表不科學等問題突出,影響了閱讀。

      (二十二)引文不嚴謹

      例1,《青海省志?金融志》復審稿大事記中引用毛澤東主席對民和縣農村生產合作社的批文24個字,其中原字標點就錯了6處。

      例2,《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在概述中引了沈括《夢溪筆談》29個字,錯字、丟字、意思弄錯就達8處之多,引《青唐錄》也是錯漏百出。

      例3,《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在記述清代光緒年間青海著名詩人李煥章生卒年時前推200多年,成了乾隆時期。

      例4,《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概述引李煥章竹枝詞4句,其中就錯了兩句。還錯引《說文解字》的話為《呂氏春秋?本味篇》,屬張冠李戴,且原文錯誤。

      例5,《青?;▋核囆g志》初稿引用了杜甫的詩“此曲只有天上有”,初稿中錯寫為白居易的詩。將晚清河州詩人祁奎元的“我亦龍華游盛會,牡丹聽罷獨徘徊”記述成民國初年隴上名人張健的詩句。

      例6,《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記到黃河水源時,引乾隆一段御批時,將兩個不同的地方混淆。

      例7,《青?;▋核囆g志》初稿輕信權威專家人士,初稿中錯將“大力加丫壑過來了,撒拉的艷姑哈見了,撒拉的艷姑是好艷姑,腳大手大壞了,腳大手大的別談嫌,走兩步大路(哈)干散?!庇浭龀汕宄∧觊g的《循化志》最早記載了這首花兒。

      三、資  料

      〔按〕全省二輪三級志書在資料的搜集和運用方面有以下弊?。阂皇撬鸭褂觅Y料缺乏針對性,取舍不當;或事無巨細,照單全收,缺乏編纂者的著述思想;或未能充分占有資料,造成缺漏。二是運用資料時未對文獻加以認真考訂,沿用錯誤說法,以訛傳訛;有的引用資料未注明引文處,缺乏科學嚴謹的治學態度;有的資料運用詳略不當,有資料就詳,無資料就一筆帶過;或是跳躍式記述,交叉重復現象時有發生。

      (一)對文獻未加詳細考訂和鑒別,以訛傳訛

      例1,《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茫崖行委志》復審稿記載張騫出使西域入青海西寧等。這是原來舊文獻資料的記法?,F在學術界一致的認識是:張騫兩次出使西域未經過青海西寧?!坝咔贾械馈敝皇且环N計劃,未能付諸實施。

      例2,《西寧市司法志》記述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在西寧城垣筑軍事據點西平亭,實際上從元鼎六年(前111年)始陸續設立具有軍事和郵驛性質的西平亭等,比前121年晚了10年,這是我省學術界已形成的定論和共識。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記“漢武帝神爵二年(前60年),漢朝設置“護羌校尉”,管理今青海東部地區。我省學術界對護羌校尉的設置一般確定在元鼎6年(前111年),李息、徐自為大軍進占湟水流域時?!稘h書?西羌傳》記載這次軍事行動載:“始置護羌校尉,持節統領焉”。而漢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初置金城屬國以處降羌”,時屬涼州郡。

      (二)缺漏

      例1,《青海省志?水利志》復審稿關于水資源的記述只記了下限年份儲量和利用開發量,而無縱向儲蓄變化(平水年、枯水年)和原因(過分利用,用水浪費等)的分析對比,也無橫向儲水構成、分布和工農業生活用水的分解剖析。

      例2,《互助土族自治縣志》《樂都縣志》《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化隆回族自治縣志》《玉樹縣志》《達日縣志》《瑪多縣志》《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志》《海北藏族自治州志》等送審稿中,普遍對人民生活記述淺薄,資料簡單,所有志稿只記城鄉居民收入,和耐用日用品等幾個冷冰冰的數字,老百姓吃穿住行用游的情況只字未記,看不到時代特色,與上一輪志書沒什么區別。

      例3,從第二輪志稿看,篇目設置受第一輪影響太大,比較陳舊?!痘ブ磷遄灾慰h志》《貴德縣志》《茫崖行委志》《天峻縣志》送審稿中對改革開放以來,商業領域的重大變化缺少應有記述,永久性農貿集市、大型商場、商業一條街、酒店茶樓,早市夜市的記述缺少資料鋪墊,給人以“桃花源中人,只知秦漢,無論魏晉”的感覺。

      例4,《青海省志?金融志》稿缺上限資料多處,參差不齊,造成螞蟻上樹現象。斷主線資料,少“拐點”資料,無下限資料現象在其他志稿也屢屢出現。

      四、凡  例

      〔按〕凡例和省志的編纂說明,既是編者應遵循的編寫綱領、規則,又是讀者閱讀的向導,這是人們的共識,在志書中具有“法”的性質。但是有的凡例或編纂說明并未完全起到這些作用。二輪志稿凡例或編纂說明中最常見的問題是:所列通例較多,分例和特例較少,不能客觀體現一本志書的地方、行業特征,往往稿成倉促為之,編者自己沒有遵循規則的自律意識。凡例、說明中出現的諸如“突出地方特色”“行業特點”“專業特征”之類提法不夠科學,整篇通例,沒有分例和特例的條款。有些編者把凡例、說明當成一篇官樣文章,寫上幾句空話做擺設,使志書編纂和凡例形成兩張皮,凡例起不到綱領和規則的作用,造成志書內容重復、書寫不規范,也產生很多具體編輯技術性問題,以致影響志書的內在質量。

      不少凡例忽略了編纂宗旨、指導思想及政治標準等內容的規定,有的志書的凡例條條雖多,彎彎繞繞的文句詳細,但對讀者都是無用的。還有的畫蛇添足,拖泥帶水,文字冗長,內容瑣碎,講志書的作用;有的把分工、修志過程等本應在編后記反映的內容納入凡例或說明,五花八門,使凡例的示范性減弱,難以起到發凡起例的作用。有的說的、做的兩張皮,說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凡例中說行文采用第三人稱表述,按照志書慣例,人物直呼其名等等,而實際志稿中大量出現“我省”“我縣”“我州”“我市”“同志”“重要講話”等常識性錯誤。凡例說本志一律語體文,記述體,而實際上總結、講話、報告、新聞報道等語式隨時出現。有的表述不清,規定不當?!氨局举Y料來源于檔案統計資料,不需要注明來源”,此類說法令學術界生厭,零次文獻和一次文獻的重要資料必須說明出處。

      例1,《青海省志?金融志》《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體育志》《青海省志?科學技術志》等初、復審稿從文內看有不少與青海省志總凡例不相協調,有自己特殊的處理,但說明中只寫一般通例、慣例,對自己的特例沒有交待。

      例2,不少凡例或說明對大事記、人物、附錄等的標準沒有分別規定,對入志人物標準,如立傳人物、列表人物、人物簡介的排序以什么為依據不作交待,不知所據。

      例3,《西寧市衛生志》復稿“凡例”說“本志綜合運用記、述、志、傳、圖、表、錄等體裁”,實際志稿中找不到“傳”。

      例4,《瑪多縣志》初稿“凡例”立傳人物以籍居本地為主,兼顧客籍人士,籍不能限定為本籍,籍居不是本籍人士,客籍人士也有經常居住本地的,改為“以本籍為主兼顧客籍人士”就直接明了。

      (一)立例與記事不完全吻合

      例1,《瑪多縣志》初稿“凡例”說“本志采取按事業立志,事以類從,因時系事”,實際上并非完全如此。如,種草屬于牧業,卻并未歸牧業而歸到科技?;橐鰡栴},民政有“婚姻登記”,風俗有“婚嫁”,人口有“婚姻形式”,這些情況不是“按事業立志”而是誰管記到誰的名下,不是不可以,但起碼不能說的和做的不一樣。誰的資料記在誰的名下,在我省二輪志稿也是一個普遍現象,這就是受部門志的影響所致。

      例2,《天峻縣志》復審稿“凡例”中說 “本志主要記述改革開放以來的史實。除大事記、建置、文化等上溯到發端外,大部分篇章起于1986年,止于2005年”。實際在審稿時發現,與事實不符。因為天峻縣志除黨政、財政、科技、教育等7個編的記事符合這條規定,其余9個編和概述、大事記、附錄、記事上下限都突破了時間規定,如“民族”追溯很遠。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復審稿說明中說“上限原則上以1986年為起始,下限斷到2005年底,為了記述的完整性,個別有適當上溯或下限”。而實際上,不是個別,70%以上的記述內容大量上溯和下延。

      例4,《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也是凡事都追溯起源,與凡例不符。

      五、概  述

      〔按〕全省二輪志稿中概述和章下無題序,已成質量不高的軟肋,敗筆也不在少數,絕大多數不會寫或寫出來的概述存在平、粗、淺、低的毛病。套話、過頭話多,工作報告和提出的工作任務等大量整體搬進概述中,時間概念模糊,動輒“改革開放以來”或“改革開放前”“改革開放以后”“ 改革開放初”等。概述應當具備宏觀性和綜合性兩大基礎特征。宏觀性指內容上要把握全局,要站的高。綜合性是指編纂方法善于提煉、綜合。目前,好的概述還未見到,絕大多數難以發揮綱領作用。一是不能勾勒發展的脈絡,總攬一地或一行一業的大勢大略,缺少高度概括和精辟見解,沒有深刻性;二是總結式、報告式、向上級領導或來賓介紹情況式,面面俱到的拼盤式為主,大部分至多是個不充實、不充分的“概況”;三是編或章下的無題序大同小異,大而全或小而全;四是缺少必要的情致和文采,依然是干癟冰冷、枯燥無味,許多編纂者不消化本志的資料內容,不研究、不善于提煉規律,不善于述議結合;不善于立意超卓,血脈貫穿,有質有文;不善于突出特色,前后對比;不善于情動于表,凝于筆端,寡淡無味。概述應一忌面面俱到,逐項羅列;二忌條理不清,時序邏輯混亂;三忌篇幅過長,昏昏欲睡。

      (一)宏觀性不足

      例1,《青海省志?交通志》復審稿概述開始就記述交通廳部門抓住機遇,扎實工作,迎著西部大開發的東風……以此來起勢統領全文,起點就定位部門的角度,行文不知不覺地拘泥于總結部門工作,很難把握宏觀性。概述的本質是總括、概括。因此,交通事業的大勢、大略、大脈絡看不到,而是細枝末節,詳細羅列開展的主要工作,難免失之于“過詳”“過細”。

      例2,《青海省志?金融志》終審稿的概述,從語氣到引文都像一個領導的工作報告,從八個方面全面總結部署金融工作,看不出總的發展特點、發展的高峰和低谷以及發展的輪廓。每個大的部分只是簡單羅列、堆砌,內容缺乏有機聯系。

      例3,《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的概述,從十一個方面把志書各章的內容重新復述一遍,行文繁縟,并且敘述角度選的不好,只能羅列微觀層次的內容。不講求敘述方式,當簡不簡,過于拘泥于志體,不敢議論,這也是其他志稿的通病。

      例4,《茫崖行委志》復審稿將概述寫成了辭條,完全是年鑒的模式,列出了自然地理條、人口條、環境條、資源條,然后逐條解釋。

      例5,《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終審稿的概述更像一個典型的總結或講話。

      (二)篇幅過長

      例1,《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終審稿的概述,文字欠錘煉,某些段落寫得太微觀,與概述的“概括全書、鳥瞰全局、開拓內容”的要求不符合,勢必造成與各章的內容重復,且有畫蛇添足之嫌。

      例2,《青海省志?交通志》復審稿的概述在敘述交通發展較快時,產值、職工、項目等數字、數據一個接一個,顯得密密麻麻目不暇接,一時理不清頭緒,感到單調,缺乏深刻意義,如飲白水。

      例3,《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概述,大發議論、感慨,特別對取得成績的運動員不分層次地點名,從全國民族運動會、殘運會、到省運會、州運動會等,文字冗長,很敗興。

      例4,《青海省志?農業志》《青海省志?畜牧業志》終審稿概述雖然做到了概括全志,提煉特色,述論結合,不失為成功的概述。但也有羅列過細,材料過多,文字過長的不足。

      (三)述議失控

      例1,《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概述平鋪直敘太多,精當議論太少,與各章節造成重復,與章下無題序也造成交叉。

      例2,《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終審稿概述,平面展開,資料堆砌,只有兩段,概述內容不全,且只有大段的數字,述而不作,失去了概述的意義和作用,顯得大為遜色。

      例3,《青海省志?審計志》復審稿概述復審時發現,論而不述,提觀點,談策略,不概內容,虛發文字,所議之事,無所指向,沒有依據,空穴來風。

      (四)章下序成了“說明”或“定義 ”

      本來章下小序或稱無題述,是為了綜合本章內容,對帶有共同性或普遍性的內容,不必在各節目中全面反映,這里提及點到即可。同時,通過章下小序或無題序縱貫本章各節的內容,彌補各節橫排帶來的分散感,給人以整體印象,并結合適當議論,表明作者立場、觀點,整合志書“寓褒貶于敘事”之不足,給人以啟迪。因而就產生了四種模式:一是概述性小序;二是闡發性小序;三是策論性小序;四是隨意性小序。寫法上可敘可議,無所拘束,立意靈活。

      例1,《青海省志?金融志》終審稿章下無題小序,交待義例多,概括內容少。交待這章為什么這樣做,而不那么做的緣由,只有此,沒有彼。即只是橫概內容的發展脈絡,社會地位和作用,優劣之勢和經驗教訓及特點、發展趨勢,但不知道為什么是這樣而不是那樣,成了知其一,不知其二。

      例2,《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各章無題序恰恰與《青海省志?金融志》終審稿相反,只概括內容,卻無義例交待,對有的章所設之由不知何為,仍然犯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之錯。

      例3,《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各章無題序既不交待義例,也不概括內容,大多數章下無題小序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例4,《青海省志?郵政志》復審稿用機構代替小序,或專講職能、作用、性質?!肚嗪J≈?稅務志?地稅》終審稿將相當多的筆墨用在了記述發了什么文件等事情上,起不到章下小序或無題序的作用。

      六、大事記

      〔按〕志書中的大事記就內容講,要求是做到“大事突出,要事不漏,新事不丟,非事不錄”。就編纂形式講,大多采用的是編年體適當輔以記事本末體。二輪三級志書大事記存在的比較突出的問題一是大事不大,小事太多;二是抓不住所記事件的中心、性質、意義、作用,有的一味地尋覓領導活動、領導級別、領導講話、領導指示,點名過多,交待過細,淹沒了主體;三是不會記大事,往往變成一句話新聞或“新華體”。曇花一現的階段性口號多,甚至領導考察、出差、為企業題詞、給先進頒獎都寫進來。文山會海,沒有大事記標準,日?,嵤?、日常業務也成了大事,造成大事記多而內容空;四是過份強調大事記的時經作用,夸大大事記對志書的全覆蓋;五是不立標準,選事不精;六是濫用記事本末休,寫成情況綜合。

      造成上述問題的原因:一是對大事沒有一個確切的標準;二是對資料吃不透、沒有消化、融會貫通;三是對適當輔以記事本末體有誤解。

      (一)大事不大的傾向突出

      例1,幾乎所有志稿均存在小事充塞的問題?!肚嗪J≈?農業志》復審稿把副處級、中級職稱評定、業務處室開會都列為大事。

      例2,《青海省志?畜牧業志》復審稿將大通奶牛場開個理發店、壓面條、榨油機均寫進大事記。

      例3,《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復審稿從2000-2005年僅海東一位副書記檢查計劃生育幾乎每年寫好幾條,幾年下來就寫了十幾條。

      (二)濫用紀事本末體

      例1,《青海省志?糧食志》初審稿記1987年全省糧食工作會議開幕,出席代表123人,1990年、1997年、2003年……分別召開第二、三、四、……十次糧食工作會議。

      這里的二至十次會議,雖然與第一次有一定聯系,但嚴格說并非同一件事,不能用記事本末體來記。只有某次會議歷時若干天,可以相對集中,記其始末,如人代會、黨代會、政協會、何時開幕,何時閉幕,可以記成一條。大事記要求時間盡量具體,所謂適當應用記事本末體是指應將事件系于發生之日,而不能把事件系于整個時段?!肚嗪J≈?水利志》《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金融志》初稿這樣的記述為數不少,如水利志稿中記2003年7月-12月,水利廳發了一個文件,這條大事出現了7月8日、9月11日、10月10日、11月6日、12月9日等7個時點。正確記法是應將此一條系于7月8日之下,而不是7-12月這一時段。表述上可以把7月8日以后的活動看作是這件大事記本身的延續和繼續,只需說明到12月9日就此件事共發了6個文件即可。

      例2,《青海省志?金融志》復審稿大事記有些條目將時間跨度大或者前后因果聯系不緊密的事聯系在一起。如“1993年5月,在人行黨委的組織領導下,全省金融系統開展機構改革,有1600多名職工參加了各種活動。1996年至1998年,繼續實行金融體制改革,1200多名職工競聘上崗?!?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記1998年5月成立了民和到西寧高速公路指揮部,正式動工修建蘭——寧高速公路。于2001年10月建成民和至平安一級公路……2006年10月,擴建成平安至西寧一級路面?!?008年,再延伸到倒淌河。從此條時間看,1998年寫到了2008年,從內容看,從高速公路修建到擴建再到延伸,這樣的時間大跨度和內容大范圍,完全不為這條時間所包容,同時,打亂了編年體。我們認為,興修、擴建、延伸應依次排列為三個條來寫較為恰當。

      (三)共性資料與個性資料的關系處理不當

      例1,《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終審稿所記大事,如全國發了個什么文件,省上轉了個什么文件,內容把全國的和省上分解不清。大事記要做到翔實準確地反映時代特征和地方特點,必須做到從個性中聯系共性,從共性中找出個性。不提全國大事,作為省志的分志會給人凌空而降的感覺;不提省上的大事,作為州縣志會給人突如其來的感覺,反之,只提全國、省、不聯系本地的活動及其經過、影響和結果,即失去了“地方性”基本要求,也就是不會運用背景。

      例2,《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復審稿大事記,大量記轉發文件,不記青海如何執行。

      例3,《青海省志?財政志》復審稿記國家層面領導來視察、檢查工作,記一句話,然后點一些陪同省級領導。但中央領導到底做了什么工作批示,有什么意見建議,解決了什么問題,不知所云。

      例4,單純記述全國、全省大型及具有共性的同一話題的大事活動,看不出與本省、州、縣的聯系。二輪《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記200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法》頒布,但水利法頒布與青海的關聯只字不提。

      例5,單純記載中央、省、州統一的方針、政策,而對本地由于條件不同產生的差異所形成的個別不同現象、事物的大事、要事沒有從個性地方資料中聯系大背景記述。

      (四)未能一事一條

      大事記應該堅持一事一條的原則,具有事件性,不能同時記兩條,更不能數事混雜,否則會使主題不突出,不便查閱。

      例1,《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大事記中有一條:1994年5月,在湟中縣田家寨鄉實施萬畝水土保持工程。同年,青海省水土保持工程建設以科學規劃為基礎,實行綜合治理,同時落實政策,明確責權,治理區糧食生產從畝均600斤增加到760斤,人均收入由359元增加到445元,水土流失得到初步控制。

      例2,《青海省志?電力工業志》終審稿大事記中有一條:2004年6月拉西瓦水電站河床截流,已具備水庫一期蓄水的工程條件,是黃河上游龍羊峽—青銅峽河段第二大型梯級電站。在此之前,1993年全面完成了龍羊峽的電站工程,……。從性質看,是黃河上游梯級電站,有相似性,可作為大事記,不應該追溯,自亂體例。

      七、內  容

      〔按〕志書發揮存史、資治、育人的功能,說到底是以志書內容取勝,內容決定形式,志書有無價值主要看內容。

      (一)政治部類內容存在的主要問題

      政治部類內部存在的比較普遍的問題:1.“四大班子”

      歸屬不當,有的將“中共”歸為“黨派”;有的將“政協”歸為“政權”, 對“政協”性質不明,鬧出笑話;有的“政權”“政協”并列。其實,在編纂過程中最好是將“四大班子”單列,一家一篇,均為一個級別,也可以在“黨政”篇下設一家一章。如果“政權”下只列“人大”“政府”也不對, “政權”不僅僅是“人大”“政府”?!包h派”的列法已經過時,將中共與民主黨派同一級別立目是錯誤的。2.共產黨章、人大章、政府章內容記述次序混亂,記述內容不統一。以中共為例,應該一記黨員,二記黨員代表大會,三記委員會,四記重大決策,再記黨務工作。其中黨務工作中應按組織、宣傳、統戰、紀檢、政法、信訪等順序記述,然后再記其他黨務工作。3.政法內容記述混亂。有的先記執法為司法、公安,再記審判、檢察;有的按審判、檢察、公安、司法順序記述。其實,志書一般慣用是公、檢、法、司的排列,這符合《刑法》《刑事訴訟法》的程序。另外,“司法”應為司法行政管理,“司法”概念很大,而司法行政管理只涉及司法權中的行政管理內容。4.有的表述失當。

      例1,《貴德縣志》終審稿記從1986年到2005年召開了16次公審大會。公審大會在司法中嚴重違反人權保障原則。

      例2,二輪《循化縣志》初審稿記“1997年判決犯罪分子20人”。1997年后稱為“被告人”,法院審判之后,過了上訴期才能稱為“被告人”,審判前應稱“犯罪嫌疑人”。

      例3、“消防”歸類錯誤。消防在業務上雖然是屬公安指導,但應歸類到“武裝”中才準確。

      例4,人大、政協工作,記述不當。抓不住人大、政協的性質和特點。一般講,人大記述當中應有代表選舉、歷次代表大會、人大常務委員會、立法、任免、監督、調研等項;政協應有委員、歷次政協會議、政協常務委員會、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文史資料編輯、調研等要素。但是,有相當志稿對此類記述不得要領。

      (二)經濟部類內容存在的主要問題

      〔按〕為避舊志重人文輕經濟的問題,新的地方志從第一輪到

      第二輪都比較重視經濟部類內容的記述,主要體現在設置眾多的篇章上,但二輪三級志書中這些篇章的記述僅局限于反映各個經濟部門的情況,而沒有從宏觀上記述整體的行業活動,對本地區、本行業的發展戰略或措施記述不夠清楚。編纂者的著述意識不強,往往停留在“堆砌資料”的水平上,造成經濟部類內容語言的貧乏和操作的淺義性,難以表述一個行業、一個地區的宏觀經濟內涵和運行思路。從大量志稿看,只有少數在概述或產業的小序中有些許數據的提及,但也是要素不全,記述零散,不能給人一個完整的概念。本行業或本地經濟運行的主要脈絡不鮮明,或失之過簡,語焉不詳,似乎編纂者僅僅想告訴讀者一些經濟數據,而不是整體的概貌,這是方志者著述性差的典型表現。州、縣志中,最能體現綜合性的篇章莫過于“經濟總情”,可惜許多沒有寫成較有深度的“著述”,許多概述和編章下的簡述或小序過于平淡,缺乏力度,因果不彰。一些行業分志的記述就更顯得薄弱了。經濟部類記述中往往局限于部門業務范圍的情況,未能跳出部門框框記述完整的經濟運行情況,志書的部門痕跡明顯。有的志書把工業寫成了工廠介紹,商業寫成了商店介紹,農業寫成了品種目錄。由于對改革開放的認識、研究尚欠深入,因此,對改革的記述有諸多不足。例如,我省目前的所有制結構己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是側重記國有,對私營、個體、民營以及股份合作制、股份制等記述不夠。農牧業方面,正朝著產業化、商品化方面發展,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的調整,志書中記述不夠,記生產,不記經營,投入產出的內容和農產品商品率記述不夠。經合組織,雙層經營即使下限在2010年的志書也很少見到。工業方面,許多志稿對二輪斷限內工業企業己由生產型轉變為生產經營型的競爭機制、銷路、市場、銷售,促銷手段、客戶、效益、集團、公司法人治理機制、上市公司等記的不多。在考核指標上,1986年以來,從主要考核工農業生產總值改為主要考核GDP。許多志稿對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工作中的失誤和問題,曲折、教訓涉及不多,有悖于志書“實事求是”的原則。經濟類內容還普遍存在堆砌數字的情況,把國民經濟統計中的數據取來,逐年逐項地放到有關章節中,記述中放許多數字,統計表中又逐年逐項羅列,讓人眼花繚亂,理不出哪個年份、哪個項目是特點所在。但同時指標數據口徑不統一,數據不齊全,從而使讀者無法對經濟指標進行橫向和縱向比較。記述的數據不規范,各行其是,隨意性大,削弱了它的作用價值。二輪志書的時限內,我省經濟發展迅猛,對經濟部類的編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內容普遍偏多。

      例1,《樂都縣志》終審稿經濟內容的記述設了12編、29章,使經濟部類內容占到全志篇幅的2/3。

      例2,《化隆回族自治縣志》終審稿的經濟類內容占全書的42.11%;《互助土族自治縣志》占到40.8%;《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占到38.2%;《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志》占到37%;《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占39.4%;《玉樹縣志》占36.7%;《達日縣志》占41.2%;《瑪多縣志》占38.9%;《貴德縣志》占37.6%;《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占40.5%;《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占41.6%(這是按篇章設置計算的,如果按字數去算,占比還要高)。

      2.部門志痕跡明顯。

      例1,《青海省志?電力工業志》初稿在水電開發項目中只記電力公司旗下的項目,對黃河上游電力公司的電力項目,大通河流域民間資本投資的水電項目沒有記載或記述不詳,看不出全省水電開發總體規模及民間資本所占比例,對全面掌握水電開發一度實行的“國家、集體、個人”一起上支撐不足。

      例2,《青海省志?商貿流通志》初審稿仍以商業,糧食、供銷社、外貿“四分天下,各據一方”為基本格局,在內貿上主要寫了國營商業這一塊,以商貿廳所轄范圍為準,以各專業貿易公司、行業、省轄分支機構、市場和省廳的管理結構為主,部門痕跡較重,行政性的條塊分割狀況直接影響了整部志書的結構。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的“管理”始終將視野焦點放在省廳與企業的關系上,立意自然多從省廳角度展開,顯得窄、平。如果從經濟體制、所有制結構與大交通的生產力發展、行政手段與經濟方法的關系著眼,從全省經濟發展與問題層面審視本行業的發展與問題,管理問題也許會寫得更深刻、豐滿一些。

      3.整體性不足。

      例1,《茫崖行委志》復審稿由于采取了大編體式,經濟編內容平列了19個章,編前連個小序都沒有,19章平擺在經濟內互不相關,肚子很大,既看不出全地區經濟總貌,也難以看出各行各業之間的相互關系。

      例2,有些省志專業志稿要項取無定規,隨意性強,造成內容不完整,影響志書整體性?!肚嗪J≈?水利志》終審稿中記水利工程項目有的有投資、規模、開工、竣工、驗收、效益,有的沒有基本要項投資額,有的將工程驗收過程中一些技術瑣事記得很細,有的驗收一筆交待,有的只記追加或增加投資,而增加和追加是預算問題,還是成本增加或規模增加,不得而知,有的有項目背景及意義、作用,有的無背景、作用等。

      例3,《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復審稿在篇目上照搬了基礎設施建設的集中排列,而忽略了經濟大類的整體性,如果把經濟總情排在交通運輸、郵政電信、建筑、旅游之前可能會好些。

      例4,《青海省志?金融志》初稿在篇目分類上,僅機構(一個銀行)就單設一章,全書共分19章,但銀行業務又只歸到人民銀行下設存款、貸款、銀行監督等,每個章小而全,什么都介紹,業務、黨團統統記在里面,影響了對金融事業發展的整體性描述。全志分完機構,又分貨幣與流通、存款、保險事業等,在每個大類下又分政策性銀行、商業性銀行等,接著分類分期XX年到XX年時期……,割裂一個時期的連續性,不該分類的硬性分類,把本來的一個整體肢解了,影響了對金融與地方政府經濟發展關系的記述。以農業貸款為例,其中又分“貸款發放、貸款對象、農貸清理與豁免、農貸利率”4個子目,其實,這幾方面內容是組成農業貸款的最基本要素,是一個不可再分割的整體,只有按時間順序記清楚,反映出各個時期的農業貸款特點,才能看出興衰起伏的一條線索,硬把它們分開記,破壞了它們在各個歷史時期的完整性和有機聯系。

      4.謀篇布局不當。

      ①門類過細或過高

      例1,有的門類過細,層次過低或立目不科學,僅有的“目”沒有多少東西可寫,而又不能缺項,非要湊合寫點不可。如《青海省志?畜牧業志》終審稿在企業章下分6節,不同類型場下又分機構、管理、畜產品加工,在畜產品加工下又分水磨、油坊、商店等三級目,目下所記內容有的十幾個字,有的兩行字,感到無事可記。

      例2,《青海省志?農業志》終審稿采用多章并列結構,從種植業中又析出“種子工程”以章的形式與種植業、農機并列,出現明顯的部門志偏向。門類劃分太細,層次太多,影響事物內在聯系和依存關系。

      例3,有的志書門類層次太高,到節往下無法立目,造成真正荷載史料的實體形態空位,沒有“細胞”,兩三行字為一節,又虛又空。

      ②分類欠科學

      例1,同一層次分類不用一個標準,造成分類混雜,既不符合邏輯,又沒有科學性。如《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在第三章公路建設下,設公路干線、公路支線、專用線、高速公路、公路特大橋,地方公路等節目,前三節按用途設備分類,其中一、二節又以重要程度劃分,第四節又以隸屬關系或所有制劃分,同一層次使用了不同類標準。

      例2,不按事物的性質或屬性分類,只按單位或部門劃分。如《青海省志?體育志》初審稿在章一級分類上,一會兒按屬性分為農民體育、職工體育、民族體育;一會兒按單位劃分為工廠體育、農村體育、學校體育,分類很亂,上下也沒有包容,領屬關系不清楚。

      例3,《青海省志?工業經濟志》初審稿以所有制來分類,行業與所有制混為一談,如按建材、鋼鐵、機械、原材料加工等行業分了章,又按國有、股份制、合資企業分節,這樣編排既累贅又不科學?!肚嗪J≈?商業志》《青海省志?水利志》《青海省志?金融志》《青海省志?財政志》《青海省志?審計志》《青海省志?林業志》《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青海省志?稅務志?國稅》等初、復審稿均程度不同地存在此類問題。

      例4,《青海省志?農業志》初稿將鄉鎮企業歸入農業作為一章,與種植業等并列也不科學。因為“鄉鎮企業”是一個綜合性概念,它的內容廣泛,涉及工業、種植業、養殖業、建筑業、運輸業及餐飲服務業等。

      例5,《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初稿個別章節的統轄關系欠妥。如第一章稅制改革、第二章工商稅、第三章所得稅……。其實應設第二章稅種,與稅制并列,同在一個層次,在稅種章下才應當設以上各種稅種為節。

      例6,《化隆回族自治縣志》終審稿總體結構上將第二十一編優質產品與其他編并列似乎不妥,可在經濟綜合管理編設專章或采用特別體式記述較好。

      例7,《玉樹縣志》終審稿金融部分結構安排不科學。第一章設金融機構、貨幣流通、存款、貸款、保險、社會借貸等6個節,其實作為縣志有三節就可以,即第一節金融機構;第二節貨幣;第三節金融業務。第二節只用貨幣就可以,不需要用“流通”兩個字,以貨幣為題就包含了貨幣的種類、沿革以及流通情況。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節4節都可以合并為金融業務一節。在業務下面,再分存款、貸款、保險、社會借貸等目。這樣的結構安排才符合金融內在必然的聯系,也符合事物的內在邏輯關系。

      例8,橫排豎寫的原則不能貫徹到底?!肚嗪J≈?金融志》終審稿第10章保險,其機構沿革應在“金融機構”章中,不應割裂開來,獨立設保險一章,又寫機構,又記業務,等于自立門戶。另外,將金融管理放到貨幣里,顯然是內容歸屬不當,不合適。它并不屬于貨幣范疇,而是屬于銀行管理職能之一。

      例9,《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終審稿設國民經濟總情編,將經濟綜合管理劃入此編作為章欠當,應該以國民經濟總情為先導,以經濟綜合管理為殿后。

      例10,《互助土族自治縣志》終審稿在飲食業一節中無飯店,而將飯店歸于流通場地,與商場同列一節,似有歸屬不當之嫌。

      ③結構欠嚴謹,出現交叉重復

      例1,《青海省志?水利志》終審稿第二章水利工程中設了不同類型的8節,本身就不妥,最后又設了第九節“建設成果”,把前面8個節20年的成果匯總,成了本章中的綜合節,實質上成了獨立的小簡志,大量重復。

      例2,多數州縣志經濟編套用第一節沿革、第二節生產、第三節主要工廠簡介的模式,有些再加上“技術設備或產品”一節,人為地將企業的歷史與現狀割裂成三大塊或四大塊。從體例上似乎嚴格按行業歸口,分類敘述合乎志體,但實際操作中卻不可避免地出現重復和交叉。

      ④種屬不分,層次不清

      例1,儲蓄與存款并列,犯有父子同輩排列之錯。按其字面意義,儲蓄與存款意義相似。但是,在銀行業務中,儲蓄業務只是存款業務的一種,存款是種概念,儲蓄是屬概念,存款包括儲蓄。

      例2,《青海省志?水利志》復審稿中農業綜合開發項目是個種概念,引水工程、灌溉渠道、機井、提灌、噴灌是屬概念,將機井、提灌、噴灌與農田水利并列,同樣是種屬不分。

      例3,《青海省志?海關志》復審稿中的“展品監管”,應屬于“物資監管”中的一個屬,而“物資監管”又是“物品監管”中的一個屬,現在將“物品監管”與“展品監管”并列是父、子、孫不分。

      5.資料價值不高,記述不夠深入。

      就事論事,機械片面,絕對化理解志體寓觀點于敘事之中的要求,記述限于表面化、表象化、表層化,資料不能升華。

      例1,《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志》終審稿對計劃經濟的弊端認識不深刻,具體反映在對國有企業經營機制不活,負債率過高,適應市場經濟的能力差等方面問題記述不夠,看不到改革的必然性,這在一定程序上削弱了二輪志書的資政作用。同時,對農民、農村、農業關注不夠。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改革發端于農村,但海西州志中對全方位的農村改革的記述觸角沒有更多延伸到農村。

      例2,《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終審稿對改革開放記述明顯不足。民和縣在農村最早自發實行農村大包干,很快青海省委、省政府推行了民和土地承包責任制的經驗,繼而在全商業系統實行推廣承包、租賃等形式的改革。編纂者在記述改革開放時,沒有站在歷史的高度統攬全志,也未涉及改革開放的地域背景。在記述中凡與改革開放有關的內容,多使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這一揭示語,就事敘事,使人產生一種時空的跳躍和斷裂感。

      例3,《樂都縣志》終審稿在突出地方經濟特色上著力不夠,對真正有地方特色的事物記述嚴重缺漏。樂都縣提出蔬菜立縣戰略,從志書中看不到具體實施的過程和發展,特色產品樂都洋芋、樂都辣子等農產品記述蒼白,形不成生態農業的概念?!痘』刈遄灾慰h志》雖然有“拉面經濟”的專記,但是內容不夠翔實,對究竟有多少人在全國各地的哪些城市從事這一特色經濟缺乏全景式記述。從其他資料看到,僅在廈門市就有900多化隆人開拉面館,還有3戶從事清真面餅、3戶從事清真牛羊肉配送,但縣志稿中看不到這些。

      6.內容不全

      例1,不少縣志稿對某些能代表本地區生產力水平的重要因素記述膚淺。如,對重要的經濟指標,GDP、財政收入,只有全縣各年度的數字對比,而沒有本縣各鄉鎮的數字對比。生產力水平、經濟發展不平衡情況未能充分、準確反映。

      例2,許多縣志稿在經濟結構中,只記到了經濟結構的第一層次,經濟結構的第二層次普遍忽略不計?!逗N髅晒抛宀刈遄灾沃葜尽犯逵浟他}化工、石油、天然氣、鉀肥等工業門類并列設專章,但對每個行業中的骨干企業、大型企業、骨干產品缺乏深度挖掘。如西部礦業,到底生產和銷售什么主要產品,從志稿中看不出來。還有的志稿雖然對經濟結構有所記述,但對結構的變化情況,為何發生變化的原因記述不清。

      例3,個體私營經濟是二輪志書時限內發展迅速的經濟成分。黨的十五大以后,民營經濟所占比重在經濟結構中迅速攀升,但大多志稿對此記述過于簡單,有的只在商貿編中立個小目,只記幾個從業人數和個體商戶等,對大量小商販、小企業主及經營領域的拓展沒有很好地涉及。

      7.命題不妥

      例1,《青海省志?交通志》終審稿設了企業管理章,又設了公路管理章。從題目看,內容涉及面非常寬泛,但在行文中只局限于記述運營管理,文不符題。

      例2,《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終審稿商業章第一節為“商業體制”,但記述的內容僅僅是按所有制劃分的各種商業經濟成分,明顯與“經濟體制”的內涵、外延不符。

      例3,《化隆回族自治縣志》終審稿農業章的第一節標題為農村經濟制度變革亦不妥。經濟制度是生產關系的總和,亦即經濟基礎,是相對于上層建筑而言的,在農業這一章從第二至最后一節,記述的是屬生產力的范疇,并非上層建筑,而且“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大包干土地承包五十年不變”等屬生產關系的調整和完善,并非經濟制度變革。應以“農村經濟體制變革”或“改革”為宜。

      (三)科、教、文、衛部類存在的主要問題

      〔按〕科技、教育、文化也是二輪志書記述稍顯薄弱的部分。對于科技的記述,普遍忽視“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這一重要思想,沒有將科技內容放在應有的重要位置,多是附屬于其他章節,記述簡略。如有的記了科技機構,卻沒有科技隊伍;有的記了科技普及,卻沒有科技服務;有的記了科技成果,卻沒有科技管理。至于科技應用,則更是比較普遍存在的缺項。對科技發展的歷史與現狀的宏觀記述不足,特別是科技對生產力發展的貢獻率看不出來,因而缺乏深度和力度。就專業特色而言,往往記述內容的科技含量不高,實用價值低;就地方特色來說,由于普遍缺乏科技應用的記述,一般化、雷同化的現象普遍,借鑒作用不大;就時代特點而論,沒有能夠反映出科技在生產力變革中發揮的巨大作用。教育部分缺項較多。教育經費、課程設置、教學程度及教育管理等,往往缺而不記。介紹學校時,除記述基本情況或數據外,對學校的教學經驗、校規校風等都沒有記述。有的志稿,只記教育,不記德育和美育,也是一種失誤。文化內容的記述,存在立目缺項、記述不全的現象。如記述文物時不記文物保護情況及分級保護單位,難見地方文物全貌。有的隨意抬高當地文化事項的價值,甚至將民間傳說當歷史事實。關于科技、教育、文化改革也沒有充分反映。對文化市場的規模、元素、分布、類型沒有反映,只是從工商管理中看到一點“掃黃打非”整頓文化市場的記述內容。對文化產業的記述更是少之又少。

      例1,《貴德縣志》復審稿記述科技成果,只見數字不見科技成果名稱,也沒有以事系人,將科技人員適當提及。

      例2,《青海省志?海關志》復審稿第九章“科技應用”看不出科技含量,如“技術檢查”中物品檢查技術、音像制品的檢查都沒有提及;在第二節計算機應用中只記述到海關管理系統、辦公自動化系統、視頻會議、人事財務管理系統等,但真正與海關業務聯系密切的稅收管理系統、緝私統計辦公系統卻沒有記述。

      例3,樂都縣是我省教育大縣,每年有幾千名的莘莘學子考入全國各地,教育管理實行一票否決制,可是志稿中這些特點不彰,樂都人重視教育的現象也沒有表現。

      例4,各級志書中具體科技的內容記述分量不夠。以幾部縣志稿為例,據粗略統計,在整個科技編或章中,涉及具體科技內容的只占35.6%,而對機構、隊伍、科普事業的記述則占到64.94%,大有舍本逐末的味道。

      例5,民族教育是我省的一個特點,然而在幾部州縣志中對本地民族教育的記述均顯單薄,內容不充實。改革開放以來,從國家層面到省、州、縣政府,對發展民族教育制定、出臺不少新的政策,并從制度上保證教育投資逐年加大,但記述空洞無物。

      文化的歸屬不當是二輪州縣志稿的又一通病。

      例6,《樂都縣志》對鳳山書院碑刻上的文字沒有很好地收錄進來,很可惜。這類文字舊志中占比例很大,因為是記實性的,里面包含著大量珍貴的原始史料。

      例7,貴德縣也是歷史文化名縣,古縣城格局完整,形狀獨特,現存多處文物,具有重大歷史價值。令人遺憾的《貴德縣志》稿對此沒有完整加以記述,在“文物古跡”章中只孤零零地記了幾處古建筑和古遺址,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很大的缺憾。

      另外,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文化部類有的內容總是寫不到位,隔靴搔癢,簡單湊合。

      1、方 言

      〔按〕方言在志書中屬專業性比較強的內容,非專業人員撰寫容易產生錯誤。我省二輪志稿缺少方言成了一種普遍現象,認為方言變化不大,就不再記述,造成缺要項;有的雖然有方言記述,但內容缺少地方性。有的把一些過去遺留下來的宣傳口號作為方言記入志書,這些宣傳口號雖然已經深入人心,但還沒有達到一地方言謠諺的程度。最為不堪的是有的志書只收錄大量歇后語代替方言。當然,方言內容記述中最大的通病是收而不盡,草率成稿,有的拼湊成章,有的廖廖數語。方言內容記述質量問題成了二輪地方志書的一大軟肋。第二輪志書提倡方言內容不宜照搬第一輪的語音、詞匯、語法系統,其方法要求對第一輪記述不全,或沒有涉及當地方言語音系統語法和詞匯特點的全部的應補記。在具體操作中,考慮到方言變化不大,注重記述外來詞匯介入本地方言情況,注意用規范性語言代替當地方言。應圍繞“新生語言”“復生語言”“淡化語言”幾個板塊,細分時政類、生活類、稱謂類記述。要抓緊搶救瀕臨消失的方言,同時科學增設新詞匯。

      例1,不注國際音標?!逗1辈刈遄灾沃葜尽窂蛯徃逵脻h字標音,有的標錯,有的不規范,這在學術上失范。

      例2,《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復審稿記述方言用字錯誤太多。

      例3,用諺語、歇后語代替?!逗1辈刈遄灾沃葜尽窂蛯徃迨珍浟?000多條諺語、歇后語,絕大多數漢族地區都通用,沒有地方語言特點。

      2、地 名

      〔按〕二輪志稿不記地名是一個缺項,或者只記地名名稱、海拔、位置。而不記地名的來歷、構成,地名沒有釋義,看不到地名變遷的歷史及文化內涵。對地名的記述,從范圍上看,應包括歷史地名,更名、新命名的地名和淹埋的地名等。

      例1,茫崖地名列了幾張表,羅列了很多地名,但什么意思不知道,是什么語言的地名也不清楚。

      例2,《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志》初稿干脆不記地名;《海南藏族自治州志》《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亦同樣。

      3、民  俗

      〔按〕民俗內容的記載缺項或記述不到位,是二輪志稿中不容忽視的一個嚴重問題。風俗是構成地情的基本要素之一,是一個地方最基本、最重要的地情。有的志稿對風俗的記述分類不科學、不規范,或內容薄弱,未能很好地把握最能反映本地民俗特色的資料。有的雖列“風俗習慣” “生活習慣”,但僅僅是抄襲一些住宅、飲食、衣著、節日、婚嫁、喪葬等習俗的儀式來點綴而己。有的敘舊的多,言新的少,犯了厚古薄今之忌。大多數志稿對當地民情風俗及其演變未作認真細致地調查研究,普遍沒有記述改革開放以來的新習俗、新諺語等,從而影響了志書的時代特色。如在節日習俗中普遍忽略了“洋節日”的記述,圣誕節、情人節、母親節、父親節、教師節等均沒有反映,似乎生活在世外桃源。我們主張以進入90年代以來的“變俗”為主線索,重點記述“顯變俗”“質變俗”“難變俗”“新成俗”“流弊惡習”幾個方面,規范分類生活習俗、生產習俗、禮儀習俗、歲時節俗、信仰習俗等要素分目記述,詳記大變,注意微變,辨分正俗。

      例1,《茫崖行委志》復審稿記蒙古族習俗,沒有突出“變化”這條主線,還是把原來的習俗講了一遍。

      例2,《貴德縣志》復審稿記藏族少女戴頭儀飾,也無地方特點和新的變化,看不出與其他地方的不同。

      4、姓  氏

      〔按〕我省州、縣志稿中普遍欠缺姓氏特別是大姓來源、名姓、稀有姓氏的記述,造成了志書內容的缺項。姓氏是中國家族血緣關系的特殊徽標,從學術研究講,姓氏是中華民族的源頭及遷徙、流變、融合的重要依據。

      八、民  族

      〔按〕民族內容在志書中是較難記述的,但卻是我省的重要地方特色。寫好這一內容,需要深遠的專業知識,并熟練掌握黨的民族政策。志稿中不足之處多表現在記述簡單化、不能全面、系統地反映復雜的民族事項,一些重要史實內容沒有完全記述。內容要素缺項太多,一是對民族地區的民族生產活動、民族經濟、民族文化、民族特點記述不夠;二是民族區域自治、民族政策落實、民族團結工作、少數民族干部人才培養記述膚淺;三是對民族教育等記述膚淺,在把握指導思想、政治質量方面需要強調:

      (一)堅持三個觀點

      在我省第二輪三級志書中,就民族方面的記述,我們認為應該注意把握好“三個觀點”,體現好“六條原則”,并且注意編寫內容的三個層次和十五項要素。在遵守《地方志書質量規定》前提下,把握自覺傳承文明的民族編纂觀、各民族一家的民族平等觀、和諧共處的民族友好觀。

      1. 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突出時代性。新中國成立60多年來,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第二輪志書的時限內,存在一些階段性特征,民族地區經濟加快發展勢頭與發展低水平并存,國家對民族地區支持力度持續加大與民族地區公共服務能力建設仍然薄弱并存,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趨勢增強與涉及民族因素的矛盾糾紛上升并存,成效顯著和局部地區時有不穩定現象并存。對這些問題,要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加以分析,把政治性和政策性統一起來,凝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共識。

      2.堅持以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歷史觀追求真實性。道路自信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毫不例外,也是第二輪志書記述民族問題的重大時代背景和編寫生態。要旗幟鮮明地堅持黨和國家關于民族問題的基本理論、基本政策、基本法律、基本制度以及體制機制,引導每個民族、每個公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面旗幟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

      3. 堅持以“兩個共同”的祖國觀秉持政治性。從多民族國家這一基本國情出發,樹立國家統一是各民族最高利益的思想。各民族共同開發了祖國的錦繡河山、廣袤疆域,共同創造了悠久的歷史、燦爛的青海地方文化。青海歷史演進的這個特點,造就了全省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錯雜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經濟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親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多元一體格局。

      (二)秉持六個原則

      從我省民族志的編寫歷史看,新中國成立前的反映民族內容的志書受封建思想影響,歷史局限性比較明顯;第一輪新方志也有一定的階段性烙印。第二輪除遵守志書編纂的一般性、通項性原則外,還應當延伸以下具體原則:

      1. 體現文化認同原則。這是第二輪民族志最顯著的時代特征。在當今日益多元化、多樣性的時代,志書中確定各民族之間的共有認同的價值觀最大公約數是需要加以研究解決的,各民族共有、共享的國家認同尤其顯得十分重要和迫切。民族志作為統一敘事、分類描述為特點的著述體裁,其民族性、地域性的敘事方式,容易得到人們的追捧和記憶,也更容易成為群眾認同和國家認同的文化載體,在彌合民族差異、整合地域文化、實現多元互補以及構建民族認同、地域認同、各民族對地域文化的認同,進而合成對偉大祖國的認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對中華文化的認同、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認同以增強政治上的歸屬感和祖國大家園的認同感具有不可替代的學理價值和使用價值。

      2. 體現共同體原則。我國是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56個民族的泱泱大國,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的奮斗歷程是中華民族強大凝聚力和非凡創造力的重要源泉。二輪民族志要把培養中華民族的共同體意識,作為志書編寫的原則,毫不動搖地以各民族共同開發祖國的大環境,體現構建中國夢的責任共同體;以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的大方向,體現中華民族利益共同體;以各民族共同維護國家統一的大格局,體現各族人民的命運共同體。

      3. 體現民族平等團結的原則。民族團結是民族工作的生命線,也是民族志書中的基礎性資料、深刻性內涵、長遠性功能的體現。始終高舉民族團結的旗幟,從兩個層面記述中華民族和各民族關系是一個大家庭和家庭成員的關系,是一個大家庭里不同成員的關系。正確記述我國民族關系的主流,多看民族團結的光明面。我省各民族實現了在政治上的空前統一,建立和形成了更加牢靠、更加平等、更加團結、更加友愛、更加合作的關系。絕不能允許有礙民族團結進步大業的文辭在志書中出現,這不是泛政治化傾向,也不是亂貼政治標簽,而是民族志不能逾越的“紅線”。

      4. 體現文化的包容性原則。既然是民族眾多,自然就有地域上的、文化上的多樣性和差異性,對于這些差異和不同,要以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賞的態度給予客觀的記述,并著力凝煉、塑造優秀的地域、民族文化,這有利于弘揚各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留存精華,拋棄糟粕,用歷史制作的磚瓦,構筑凝聚中華民族精神意識的“萬里長城”。

      5. 體現共享原則。全面客觀準確地記述各民族平等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這一點對二輪民族志書非常重要。改革開放以來,黨和國家千方百計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發展,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共同發展,這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也是二輪志書記述的突出問題中必須高度重視的一個問題。特別是在平等共享改革發展成果方面,給予了重大傾斜和扶持。

      6. 體現專業性原則并適當引入史學單元原則。民族志不能寫成民族學專著,是為民族研究提供基礎性資料,但需要深厚的專業知識,在涉及民族分類、民族研究等內容方面,應遵守民族專業分類標準。通過采訪、記錄搜尋親歷者、親為者、親聞者、見證人和事件相關資料,以便真實地記錄歷史,留存和再現歷史。也就是說,民族志要有一定的學術容量,志內可自成體系,由若干橫向單元和若干縱向階段組成,形成集團性史料,凝聚磅礴力量。

      (三)注意把握好15項要素

      民族的內容是志書中較難記好的部分,在記述中要注意把握好以下因素:

      1. 風土、人情、習俗:要注意采取動態的記述,以發展的觀點、眼光記述不同民族的文化習俗。二輪志書中民族類記述民族習俗的篇幅從一輪的比重較大、過時的記載多、羅列相近的內容多、反映現實特點變化少的桎梏中解脫了出來。突出變化,重在記述優秀傳統積極的方面,杜絕獵奇和有損民族團結的內容。

      2. 民族經濟:第二輪民族類記述必須把民族經濟放到首要地位。過去,我們對民族經濟特殊性認識不足。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從中央到地方,推出了許多刺激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圍繞各族群眾安居樂業改善生產生活條件的項目。對這些項目的記述不是單純反映投入和效益,應從突出民族經濟特點角度重點記述各民族社會生產的組織形式、經濟形態、經濟支柱以及經濟水平等內容。經濟形態方面的記述要反映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幾個主要階段的變化和對各民族實行的特殊政策和漢族地區的區別。這一點二輪《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專列一節,處理比較好。

      3.經濟支柱:重點記述從少數民族的生產特點、生產風俗、勞動分工或生產制度、少數民族工業、工藝、資金轉向等;

      4.經濟水平:各民族的生產、生活水平有差異,這是生產力水平所決定的。例如,二輪《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和《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雖然同樣是兩個相同的民族自治縣,生活水平不僅在不同民族,甚至同一民族不同村落也是不相同的。各少數民族的服飾、居住條件也隨著生產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斷變化。為避免重復,民族經濟在志書的位置應隨經濟大類布局,不在民族篇再出現。

      5. 民族教育:主要記述教育設施、辦學形式、教學內容、受教育情況和民族素質、科技進步。針對改革開放以來,一些地區民族工作重物質輕精神傾向,在記述物質層面問題的同時,要客觀記述精神層面的問題,克服重物質、輕精神,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

      6. 語言文字:主要記述民族語言的系屬、語言文字的特點。例如《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志》,既客觀地反映了撒拉族及有民族文字的實際,又記清了通用文字,強調撒拉族人民用撒拉語言做為交際工具。又如《互助土族自治縣志》既記語言屬阿爾泰語言蒙古語族,又記新創的土族文字。

      7. 風俗習慣:不能把民族志寫成民俗志。從篇目設置到內容上要做好調整,刪去一些細微情節??砂瓷a、生活和禮儀三大習俗分類,記述內容應包括居住、飲食、服飾、婚姻、喪葬、節日、社交、祭祀等方面的風尚禮儀。

      8. 文學藝術:主要記述各民族的神話傳說、歌謠、舞蹈、謎語、樂曲、樂器以及它們的形成、發展、特點等。重點記述各族人民在文化藝術方面的創造和貢獻。

      9. 民族體育:對現代條件下的民族體育活動,應濃墨重彩地記述,以體現各少數民族的精神風貌。

      10. 宗教信仰:民族志的宗教信仰記述角度與宗教志不同,要處理好詳略問題。在民族志中應當綜合記述不同民族的信仰,不作展開,略記即可。

      11. 民族關系:指民族間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交融交往與和睦相處。記述時要注意反映新時期各民族之間平等、互助、團結、友愛的新型民族關系。

      12. 民族團結:記述要從民族團結的大局出發,既尊重歷史,保持志書的嚴肅性,又充分考慮特定的歷史條件和社會環境。在民族類內容中,民族團結是最核心的內容。要重點記述融洽感情的工作、加強交往交流交融與和睦相處、守望相助的工作、加快發展的工作、民族團結表彰工作等。

      13. 民族工作:包括歷史上民族工作,記述要突出當代民族工作,重點記述斷限內黨的民族政策貫徹執行情況,如黨和國家對發展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的扶持、少數民族干部培養等。

      14. 民族干部:為政之要,莫過于用人。要全面記述對少數民族干部和各種專業人才的培養和使用,團結民族上層人物取得的成就。重點記述明辨大是大非的立場特別堅定、維護民族團結的行動特別自覺、熱愛各民族群眾的感情特別真誠的先進人物。

      15. 民族區域自治:應記述其誕生及沿革,客觀反映全面具體落實國家民族區域自治法的情況及地方人民政府實施自治法的措施、效果等。例如《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志》中未記民族區域自治,認為在民族自治州、市、縣志中,一切工作都是自治,不必要專列篇或章或節記述民族區域自治,這是一種誤會。從歷史上的部落首領制度、政教合一制度、土司制、流官制到民族區域自治不僅是一個質的升華,其自治內容也大大拓展,這恰恰是民族地區的政治制度特點。沒有單列“民族”篇章的可以放在“人大”編中記述,設有“民族”專章的就在專章內記述。

      (四)區別好三種類型

      1. 單一型:單一民族占絕對多數的自治州縣。

      例1,玉樹藏族自治州,成立于1951年12月,在全國30個少數民族自治州中主體民族比例最高,藏族人口一直占當地人口總數的絕大多數。2012年,全州總人口39.18萬人,其中藏族人口38.26萬人,占97.65%,基本都為康巴人,其他民族9000多人,占23.5%。藏族是該州的主體民族,民族情況在玉樹州是個普遍性情況,而不是特殊情況,所以該州志的各項專業志只能以藏族的各項事業立篇記事,民族志內容與地方志內容幾乎是一個完整的重合面。也就是說,州志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風俗習慣等類目,即為該自治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風俗等情況,國家民委原副主任黃光學強調:“民族自治地方志,也就是這一區域的民族志”。既然這種類型區的民族志與州縣志是同一回事,那么,設篇布局,內容歸屬,自然也就是一部獨立完整的民族志。不宜將“民族”單獨析出,應當把民族特色反映于這類州縣的橫向各類目,貫穿于縱向各層次。

      2. 復合型。幾個主要民族聚居的自治州縣。這種類型又有兩種情況:一是以某單一民族為名的自治州縣,但從人口比例上看,還有其他民族,且有的人數多于或略少于自治民族人口。

      例1,互助土族自治縣。2005年底,總人口37.53萬人,有12個民族,土族人口6.6萬人,占總人口的17.62%,占少數民族人口的比例為97.14%。

      例2,化隆回族自治縣。2005年底,總人口18.8萬人,有12個民族,回族人口9.4萬人,占總人口50.37%,占少數民族總人口97%。

      二是以兩個或兩個以上少數民族為名的自治州縣,不僅自治民族是復數,而且還包括有人口比例較大的其他民族。如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在這樣的地區,地方志與民族志,實際是整體與局部,共性與個性的關系問題,志書對自治地區的綜合記述并不能代表對各民族情況的分述;反之,對各民族歷史、經濟、政治、文化的分述,也不能代替對該地區整個歷史、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綜合記述。所以,這些地區志析分民族篇就十分適宜。但是應妥善考慮民族篇與其他專業志的分工,一般來說,民族篇應著重記載民族之間的關系,記載民族特有而其他篇章不便記述的事物,詳民族之特點,略民族之相同,集民族之“個性”,分各民族之“共性”。

      3. 混合雜居型。以漢族為主體的多民族雜居區。這種類型區應該說很多,漢族占絕大多數,志書應以反映主體民族和地區事業為中心,但不能忽略對少數民族情況的記述。這里的少數民族情況在本地區是個特殊性情況,不是普遍性情況,對民族特點適宜集中記述,若分散到各篇章,必然支離破碎,看不出少數民族的全貌。

      (五)設計好四個層次

      在頂端設計時,要從一定角度明確各自記述的重點:

      1.分層次控制記述內容:省民族志用分類綜合方法記述;州地市民族志按民族特點體系區分介紹;縣民族志按照聚落歸類進行詳盡記述。

      2.對資料和數字應按層次控制,省民族志一般下伸到縣;地州市民族志下伸到鄉鎮;縣民族志可下伸到村。

      3.民族族屬及廣義性族源變化,尤其全國性變化,省志應予適當記述,使讀者了解民族演變梗概;地、縣兩級緊扣本區域史實,可不必作廣義的上溯。

      4.省州縣民族志記述民族分布時都應注意與區域地理環境及社會歷史變革聯系起來,反映分布發展狀況,不宜寫成簡單的地理分布和數字變化。從謀篇布局看,省志的民族志根據多民族的實際,“門類宜細,子目宜粗”,而其他級別、層次的志書,則“門類宜粗、子目宜細”或以設“民族”專篇的形式出現,都是可以的。從省一級民族志的篇目設置看,作為記述地方古今民族情況的獨立志書,既要符合“橫不缺要項,豎不斷主線”的志體要求,又要在基本內容上體現全省民族情況的綜合性,并以此與州縣級志書相互區別。

      (六)注意突出民族特點

      一般講,構成民族的要素便是民族特點。從內容層面講,它具體體現在前面述及的民族語言、風俗習慣、宗教信仰、文化藝術以及生產經驗等方面;從技術層面講,要突出特點,運用比較法。堅持民族差異性只是記述民族特點的原則方法,但同一民族地區的地域特點,以藏族為例,同一藏族,安多藏族、康巴藏族、嘉絨藏族、工布藏族、華銳藏族、白馬藏族有明顯的不同,除風俗習慣外,語言特征等也不盡相同,文化也不盡一致。農業區的“土房家”(家西番),與牧業區的“帳房家”也不盡相同。其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也不處在同一水平。要注重反映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變化,以“變”作為記述主線。重點記述民族地域特點、民族經濟特點、民族歷史文化習俗特點、民族人口發展特點等。

      (七)注意區分主體民族、世居民族和民族成分

      不能將主體民族、世居民族和民族成分平行記述。要以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和黨的民族政策為指導,重點記述主體民族和世居民族的發展歷程,抓住主體民族和世居民族具有標志性、代表性事物,突出主體民族和世居民族在當地的民族特點、風俗習慣、生產、生活,真實反映斷限內其發展變遷的歷史脈絡,表現出鮮明的時代特色。對其他民族成分在民族構成或人口構成中簡要交待即可。

      九、宗 教

      〔按〕宗教同民族情況一樣,也是我省的顯著特點,記好宗教,是一項敏感度高、難度大的工作。如何記述好宗教及工作應該引起高度重視,深入進行研究。二輪志稿與第一輪有以下不同特點:一是將宗教作為該地區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形式認識,從過去“宗教是政治意識形態”過渡到“宗教是一種文化體系來對待”;二是注意政策把脈,處理好各種內容的取舍、分工和記述角度,高超處理復雜問題,正確區別、把持界限;三是在第一輪的基礎上對靜態內容濃縮記述,對敏感問題簡略記述,對宗教發揮的有益作用適當記述,多從宗教管理的工作層面記述,減少對宗教思想觀點、宗教情感意識、宗教組織、儀軌活動、教義方面的記述內容。要立足于對宗教的長期性、群眾性、民族性、科學性的正確認識,全面把握宗教志的內容和記述方法。

      例1,《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志》初稿對寧瑪派傳入民和涉及太多又交待不清楚。

      例2,《互助土族自治縣志》初稿記述章嘉、土觀、卻藏、松布在歷史上形成的重大影響時,有些活動涉及復雜,淵源不清。

      例3,《化隆回族自治縣志》初稿對伊斯蘭教門宦制度記述如教科書或講義,涉及太繁。

      例4,《青海省志?地震志》終審稿“附錄”的“地震資料”中大量引用文言文,出現“番民”“番人”等詞語,為避免誤解或者產生歧義,應在“編纂說明”中進行單獨說明或解釋。

      此外,有的志稿中將伊斯蘭教和回族、穆斯林混為一談,其實不然,伊斯蘭教是宗教,而回族或穆斯林是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一個是宗教,一個是民族。

      十、人 物

      〔按〕人物傳歷來在志書中占據十分重要的地位,素有“古今方志半人物”之說。人物傳存在的問題主要是語言干癟,枯燥,缺少個人性格和品質表現的資料,記述不統一。一是履歷填表式;二是悼詞、批判詞式(好人是悼詞,壞人是批判詞);三是鑒定式;四是羅列總結式,缺乏情節,少有生活,沒有血肉。人物傳對普通的有典型意義的人物反映較少,記領導、官員多,很少反映小人物,有的甚至對生人變相立傳,影響了人物傳的質量。

      例1,有的人物傳的基本要素不全,對傳主的生卒年、籍貫、主要閱歷、典型事跡、個性、社會評價都沒有,只有幾條干巴巴的筋骨。大多數是一個簡要的履歷表,比較注重任了什么職務,但任職之后突出干了什么沒有記。

      例2,有的人物簡介與傳沒有區別,甚至比傳的文字還長;有的志稿入傳人物沒有什么事跡,片面理解“生不立傳”對凡故去的一律入志,入傳人物泛濫。

      例3,不典型的事帶出不及檔次的人。有的志稿把一些僅在同行業范圍有影響的事入志,順便入志的人就多了。體育志稿、農業志稿這類問題比較突出

      例4,有的志書人物表彰列人物名單過濫,三八紅旗手、副高以上職稱獲獎者、先進工作者、先進生產者、幗國英雄等等,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失去了志書的本色。

      例5,有的志稿獲獎項目帶獲獎人姓名列表十幾頁,青《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復審稿中這方面問題比較多。

      例6,群集收錄??萍贾靖逵浭鲆豁梽撔禄蛐庐a品開發,分別把試制組、攻關組二、三十人寫進志書。交通志、國土資源志稿也有類似問題。有的同一個人員頻繁出現,敘述專業人員經常性工作不加以綜述,按成就逐項寫,有的人在志稿中七、八次出現。主要是沒有按層次劃出杠杠,執筆者無所適從。

      十一、附  錄

      〔按〕附錄部分存在的主要問題突出表現在一是不設附錄,缺了體裁;二是濫錄,對所載資料的內容不認真篩選,抓著什么就錄什么,不僅破壞了志書的科學性,造成志書結構體例不合理,而且字數膨脹。

      有的收入全國通用的共性資料,比如,國務院文件、國家有關部門的規定等,還有的志書收錄過多的地方文件和本部門、本行業的文件,大同小異,沒有地方特點。如,《XX廳規則》《XX廳制度》《XX廳意見》《XX廳規定》等,收錄太多,其重要性、資政性及存史價值就值得商榷了。

      (一)收錄不必要的文件

      例1,《青海省志?農業志》《青海省人民政府志》(法制建設章)、《青海省人民代表大會志》初審稿收錄各種文件分別占到本志稿附錄的40-50%。

      例2,《青海省志?交通志》初審稿將第一輪已經收錄的唐蕃古道會盟碑文、青藏公路、青新公路竣工記又收錄在內,還附了一些 “西部大開發以來公路建設”等,其實對正文造成重復。

      (二)重要類項選材不夠充分

      例1,如《青海省志?糧食志》復審稿,應該選取一些青海民間有關“惜糧”方面的諺語、歌謠以及“花兒”等,可惜沒有一條。

      例2,專業志有的志稿缺少重要資料輯存、藝文雜記、重大調研報告、名人軼事、專題考辯等。

      例3,有的志稿正文內容時限斷20年,但附錄只選距下限最近的一、兩年文獻,沒有歷史感。

      十二、行  文

      〔按〕文字是表達語言的工具,文字表述在續修志書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要端正文風,力求避免 “政治化”的傾向;避免畫蛇添足地加以評論;減少領導人的題詞以及無典型性和存史價值的照片。既要做到詳細,也應做到簡略。所謂詳細,指它所應講到的方面都講了;所謂簡略,就是指每個方面的說明,要像打電報、編辭書那樣的精練,要惜墨如金。有的志稿使用含混不清的詞語,比如“上級指示”、“種種原因”等及口語、土語、俗語等類詞語;有的濫用判斷詞;有的濫用簡稱,如“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此外,三級志稿的硬傷主要表現在:一是事實錯誤。二是對同一事物記述前后矛盾。由于志書特殊的體例,同一事物往往在概述、大事記以及相關篇章都有記述,而資料來源又不盡相同,造成幾處記述不一樣,使讀者不知何處資料可信。三是數字錯誤。數字在志書占比很大,準確地定量記述有利于提高志書的實用價值,然而錯誤的數字會造成副作用。四是常識性錯誤。五是校對錯誤。

      (一)文風不端正

      一是“政治化”傾向比較嚴重。領導題詞、領導照片充斥卷首。有的志稿把各大班子領導“大頭照”全部放進去,甚至把各單位負責人“大頭照”也放進去。二是修飾性語言過多。某縣志稿有這樣一段文字:“某某年某月以來,縣委、縣政府認真貫徹中共中央發展農業的第一個1號文件,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農業生產有了巨大發展,農村面貌煥然一新,五業興旺,市場如花似錦,人人喜笑顏開?!边@些堆砌的修飾性語言,空洞無物。三是畫蛇添足式的評論。有的志稿,存在不用事實、不用資料說話,卻用大段的文字去議論的問題。

      (二)套話、空話連篇

      志稿中虛詞組成的句子常常出現,如記述某項工作開展時,往往寫上“按著……精神”,“根據……要求”。寫工作成果時要寫上,“在縣(市)委、政府的領導下,在廣大群眾的辛勤努力下,……勝利完成工作任務”。寫工作措施時,要交待“為……目的”,“為……目標”,這都是穿靴戴帽式的套話、空話,不是志書的語言。  

      (三)濫用口頭語等

      常常出現濫用口頭語、歇后語、半文半白語式。

      (四)志稿稱謂的使用不準確

      志稿中常常使用“我”“我們”“我市”“我縣”等第一人稱的寫法。有的沒有遵循“人物直書姓名,不冠褒貶詞語,不在姓名后加身份詞;必須說明身份的,首次出現時,在姓名前冠以職務(職稱)”、“各種組織、機構、法律、法規、文件、會議等專有名稱使用全稱?!薄安煌瑫r期的國家、團體、機構、職務等名稱,均用當時名稱?!钡纫?。

      (五)時間的表述不準確

      第二輪修志,紀年一律使用阿位伯數字,但有的志稿沒有使用阿拉伯數字。年份書寫沒有用全數,用了簡稱,比如寫成85、90、95等。世紀、年代、月、日和時刻,有的用漢字書寫而沒有使用阿拉伯數字。有的志稿使用時間代名詞,如“今年”“上月”“最近”“當前”等,沒有使用具體時間書寫。

      (六)志稿數字的運用與書寫不規范

      新方志表述要用大量數字,而數字的運用與書寫是否準確,直接影響新方志的質量。志稿行文中的數字、統計表中的數字、部隊番號、文件編號、證件號碼和序號要用阿位伯數字書寫,但有的志稿有用漢字書寫的。有的數字書寫不規范,4位以上的阿拉伯數字,沒有采用國際通用的三位分節法。百、千分數書寫錯誤,如將35%、40‰,寫成百分之三十五、千分之四十。  

      (七)計量單位的使用不規范

      計量單位的使用,必須按《國務院關于在我國統一實行法定計量單位的命令》《第二輪青海省志行文規范》中的規定執行?,F在有的志書中長度不使用“米”,而用“公尺”;重量單位不使用“公斤”,而用 “市斤”;電能單位不使用“千瓦時”,而用“度”等現象十分普遍。

      (八)事實有誤

      例1,《青海省志?國土資源志》稿“李煥章生于1753年,卒于1835年”,與事實錯誤,李煥章是光緒末年到民國初年的人。

      例2,《海北州志》復審稿中將“青海省軍區司令員張美遠”,錯記為“許美遠”;將省政協副主席“扎西安嘉”錯記為“扎喜安嘉”。

      例3,《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終審稿中將趙樂際、王漢民、楊傳堂的任職時間記錯,將項懷誠的職務記錯,將“賈國明”錯記為“賈國民”等?!顿F德縣志》初稿將“趙得錄”錯寫為“趙德祿”,其他志稿這樣的錯誤也不少。

      (九)數字錯誤

      例,《青海省志?財政志》復審稿中文中數字與圖、表中的數字不吻合,前后數字不協調。

      (十)對同一事物的記述前后矛盾

      例1,《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復審稿中“1991年——2010年海北州人口變動情況”表與“1991年——2010年海北州人口和計劃生育統計數據”表中的“自然增長率”不一致。文中關于2000年全州牲畜存欄數與大事記中的有關記述有出入。

      (十一)常識性錯誤、校對錯誤很多

      如《青海省志?稅務志?地稅》終審稿卷首照片說明中將5位省部級領導職務搞錯,兩位局領導的姓名寫錯。

      十三、照  片

      〔按〕我省二輪三級志稿從照片的收集看,對歷史照片的搜集多有忽略,入志照片形不成對比;從照片的使用看,由于缺乏對入志照片的存史作用的深刻理解,致使有些照片選取不典型,特點不突出,不能很好地為志書內容服務。有些照片帶有一定的宣傳色彩;有些照片文字說明不清,要素不全,編排不當,照片真實性、代表性、說明性打了折扣。

      (一)選材不典型,特點不突出

      1. 省志各分志均有領導下基層、幫助牧民、農戶等的照片,但許多照片明顯有擺布痕跡,真實性不足。

      2. 個別志稿的照片廣告宣傳色彩很重,似乎是圖片新聞。會議動態照、領導剪彩照、領導接見照、企業門面照、個人頭像照等,違背志書規定,其真正具有存史價值的照片不多。

      (二)說明缺要素不準確

      1.這一點在二輪志稿中也非常普遍,有的缺時間,不知何年何月。

      2.有的無主要人物位置,所指人物不知是哪位。

      3.有的照片無地點,缺少背景、要素。

      (三)編排缺乏科學性和藝術性

      1.照片集中插圖沒有歸類,或時間零亂,眼花繚亂,與正文形不成照應。

      2.絕大多數志稿即使歸類也是“親切關懷”,把領導人照片收集堆砌;“經濟、文化、建設成果”,不是高樓大廈就是寬敞馬路,體育館、游泳池之類;第三類就是風光照了。其實,許多照片可以插入正文。

      (四)照片比例不當

      1.有的志書彩照幾十幅,黑白照兩三幅,比例失調,失去了應有的對比意味。

      2.許多志稿只有彩照,無黑白照,這是美中不足。

      3.不少志稿卷首集中編排照片幾十幅,正文內沒有一張插圖,不成比例,也影響圖文并茂,特別是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遜色不少。

      (五)照片畫面不整潔

      1.有的照片畫面模糊,清晰度差,構圖用光、色彩等方面不符合基本要求。

      2.有的照片剪裁隨意,造成照片中的陪襯人物半邊臉、缺胳膊少腿,有損于人物的形象。

      3.印刷質量差,色彩處理混沌,輕重失度,壓抑感重。





          
      亚洲伊人成无码综合网
      <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