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
    1. 志鑒論壇 / 詳細內容

      淺談宗教志的編纂

      —— 從北京、青海兩部宗教志的比較談起

      時間:2015/10/30 16:48     已瀏覽:14690 次     來源:選自《中國地方志》2015年第8期     作者:李泰年  

      提要:編纂宗教志是一項政治性很強、難度高的工作,應高度重視、謹慎編修。從志書規模、宗教志的定位、宗教政策、宗教內容記述處理等方面,對《北京志?宗教志》和《青海省志?宗教志》進行比較,能收獲編纂宗教志的幾點啟示:一是認真編好宗教志,事關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二是在編纂第二輪宗教志時,應堅持正確的指導思想、明確記載對象、規范記述要素等。

      編纂宗教志,既是一項政治性強、難度高的工作,又是修志人員義不容辭、責無旁貸的任務?,F以首輪志書《北京志?宗教志》和《青海省志?宗教志》作一學習比較,以受啟迪。

      一   總體評價

      (一)規模?!侗本┲?宗教志》是作為第33卷民族宗教卷、第151冊,于2007年5月出版,分上、下兩篇,上篇為宗教,下篇為宗教事務總計有77.2萬字,85幅32頁的彩插,正文隨文插圖188幅,套上典雅大方的古黃色護封,顯示京城煌煌特色,大16開本印刷,整體感覺內容豐厚,恢弘大度,頗具大家風范;《青海省志?宗教志》作為第77冊,于2000年8月出版,全書31.1萬字,27幅16頁彩插,護封以三江源示意,32開本印刷,有小家碧玉的雅致,曾獲青海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兩部宗教志均較好地體現地方志的基本特性,即地方性、資料性、全面性和整體性,都記述一地宗教與社會、宗教自身的歷史與現狀,都以資料見長,但又不僅僅是資料書,而是資料見長的著述之作,不但在資料的去粗取精上顯示深厚的功力,而且在編修中更有一種學術上的研究、追求、發現和創見。同時,在新的地方志編纂史上共同開拓宗教志編纂的嶄新領域,第一次以地方志專卷的特定體例,系統記述兩地縱貫古今、橫陳百業的宗教活動史實,具有創新性的編纂實踐。

      (二)宗教志的定位。北京、青海在首輪志書編纂實踐中,對宗教志給予高度重視,作為本地區新編志書的重要組成部分,獨立成書,精心編纂,特別是將宗教作為該地區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形式正確對待,在立意和定位上,都能從過去“宗教是政治意識形態”過渡到宗教是一種文化體系,無疑是宗教認識在修志實踐上的一次重大突破和更新。傳統方志雖然對宗教的記述都有涉及,但在認識和定位上局限性較大。從兩部志書編后記了解到,在編纂力量上兩地都組織了陣容比較強大的專家、行家和雜家,投入很大的智力、精力和學力,才得以完成這樣兩部嚴謹的資料性文獻,存史、資治的價值自不待言。

      (三)政策把脈。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是首輪修志總的指導思想。宗教志作為一部書,不是宗教人士自己寫的宗教史或宗教著作,這種性質決定了必須站在官方的立場,從黨和政府的層面審視宗教志編纂觀點,如何具體體現總的指導思想,是考量政治質量方面編纂水平高低的一個標準。兩部宗教志在志書中能夠根據黨的正確的宗教政策安排內容,把脈指導思想。以《中共中央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為依據編排內容,并保持宗教志編寫上的歷史唯物主義態度。因此,出版后社會效果和影響較好。

      (四)內容記述的處理。兩部宗教志均比較合理地處理了內容記述上的難點、敏感問題。在堅持忠實記錄宗教信仰、宗教政策、宗教事務、宗教活動、宗教組織等的同時,特別注意正確記述的原則,例如宗教信仰是中國公民的自由選擇,但宗教活動作為一種社會活動,宗教組織作為一種社會組織必須在國家憲法和政策范圍內活動;作為有宗教信仰的公民必須遵守法律、執行國家政策。又如記述中區別正常宗教信仰和封建迷信活動,理論上可能較容易,但具體一部宗教志中從實踐上加以區別是相當復雜的,兩部志書限定在宗教的范圍,記述執行宗教政策的重要內容,將封建迷信、打擊不法宗教活動的有關內容剝離出去,保持宗教志的相對獨立性、純潔性,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高超的處理藝術,又如在處理共產黨宣傳無神論與改革開放前信徒逐步減少的因果關系方面,既避免了授人以柄,又記述了發展情況。在許多敏感問題的處理上,把握了政策的力度,又充分注意謹慎處理,如對邪教、反動會道門的打擊取締內容入公安志,民間信仰入風俗志,宗教引起的有關事件分別入相應的章節,醫院、學校與衛生志、教育志合理交叉,宗教活動場所與旅游、文物適度交叉,較好地做到按照這些事物的屬性歸類,立足本位記述。

      判斷一部志書的質量高低,要看是否做到全面、客觀、真實。宗教作為一種特殊的文化體系,無論在北京還是在青海,歷史上被統治階級利用曾起過很大消極作用,這方面兩部宗教志以述而不論的方法予以如實記述,但同時沒有忽略宗教在傳播活動中客觀上做過一些有益社會、有益群眾的事情,這才顯得志書的記述如實公平。比如在開展社會福利事業方面為群眾治病、辦醫院、辦教育,《北京志?宗教志》的記述尤為充分、全面。宗教界的著名人士在某一時期、某一階段,利用自己特殊身份和影響,做過許多有益的事情,喜饒嘉措、十世班禪等同情人民群眾,支持抗日,利用宗教資助革命,以及出現一些很有學問的學者大師、著述等,在宗教志中給予一席之地,效果較好。特別是注意記述宗教文化和物質遺產保護方面,《北京志?宗教志》更勝一籌。我國的五大宗教留下了豐富的文化、物質遺產,從兩部宗教志的記載看,在宗教經典文獻中,并非都是消極東西,如佛、道典籍內有豐富的醫藥、生理學、化學方面的知識.還有一些蘊藏著深奧的人生哲理,至今仍有一定的現實意義。雖然這些不屬于地方志記述的內容,是宗教學科研究的范疇,但凡有關宗教方面的經典文獻,宗教志作了必要記述。例如,《青海省志?宗教志》藏語系佛教中對大藏經《甘珠爾》《宗喀巴大師全集》、名僧全集,歷史論著和傳記,??平浖剂心孔髁擞浭?;《北京志?宗教志》對于手寫佛經、木刻佛經、石經按不同的歷史時期作了綜合記述。

      許多宗教寺、觀不僅是宗教活動的場地,有的還是文物保護和旅游勝地,而且還具有古建筑的價值。對于這些寺、觀、教堂的規模、風格、沿革盡可能做到記述清楚,為后人留下資料,如《北京志?宗教志》在漢傳佛教章除記述現有的重要寺廟外,專列已毀重要寺廟,對什么時代毀的,什么原因毀的,記述很具體;對重點宗教建筑,特別是歷史上曾起過重要作用的盡可能予以詳盡記述。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在宗教工作中由于長期受“左”的思想影響,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十年的破壞,宗教工作的資料損毀嚴重,編纂好宗教志既是一項重要任務,志書基本滿足了這個需求;又是對兩地宗教工作資料的一次收集、整理和搶救,等于是一次比較廣泛深入的兩地地情調查,不同于過去專題性調研所掌握的資科是零散的、不全面的、不系統的,是對一市一省宗教方面的地情系統摸底;同時為研究兩地社會主義時期尤其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宗教問題提供強有力的、有根據的參考資料,對分別了解北京、青海兩地宗教的過去及現在,了解宗教各個側面,宗教在當地存在的根源、傳播和發展趨勢,找出其規律提供客觀、詳實的依據,正確總結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宗教工作成就與失誤,具有可資借鑒的資料價值。

      二  具體比較

      (一)總體設計比較。作為有近800年建都史的北京,《北京志?宗教志》從志書的冠名上就為記述界定了區域范圍,作為第33卷民族宗教卷第151冊,采取的是大編體式分卷編纂,以卷統志,結構上以篇章節目四級統屬,二級目用字體區別設計不編序號,貫通古今,詳今明古。每章下有200~1000字不等的無題述,每節有過渡性、簡述性文字。這種四級梯形述體的連貫性,很好地體現了寓觀點、褒貶于記述中的深刻性,彰顯了“志眼”?!侗本┲?宗教志》共設10章。上篇除概述外設6章,依次為漢傳佛教、藏傳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下篇設4章,依次為機構設置、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實施、宗教事務管理、社會服務,另設索引、編后記。每個章節的節標題基本相同,大致是傳入與發展、教派、寺廟與佛塔(宮觀、清真寺、教堂)、文化藝術、教育、友好往來或稱交往、團體與組織等,每章最多的9節(伊斯蘭教),最少的6節(基督教)??梢哉f這樣的篇目設計,匠心獨運,內在邏輯聯系合理,外在結構形式嚴密,充分體現篇目設計的功力。特別值得借鑒的是在全志設總述,分卷設綜述,分志設概述,章、節設字數不一的無題簡述,凸現資料性與著述性兼備的優長,形成梯形述體體系,大大加強了志書的整體性、縱貫性、立體性、著述性,是一個值得效仿的亮點,比較高超地處理了適度議論、提升品位與述而不作的關系?!肚嗪J≈?宗教志》平列設章,采取小編體式,全志共設7章,依次為原始宗教、藏語系佛教、伊斯蘭教、道教、漢語系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宗教事務,前有概述,集中插圖27幅16頁,其中有編志人員照2幅(北京無編志人員照),正文無隨文插圖,無索引、無章下無題述、無節下過渡性簡述,著述性打了折扣;沒有索引,讀者使用不便,也是一個遺憾。

      很顯然,《北京志?宗教志》章與章之間的設計,是嚴格按照歷史形成的相對穩定的規范排序;《青海省志?宗教志》是從宗教對本地區的影響程度和信教群眾的情況排序的,均有自己的根據和說服力。北京更符合形式邏輯的規則;青海是根據當地的省情確定志書的結構,實事求是,形式服從內容,為充分記述青海宗教情況構筑一個理想框架?!肚嗪J≈?宗教志》第一章原始宗教中對薩滿教和苯教在本區域的傳播與影響也作了記述,這是青海宗教的特殊性,也體現了編纂者的良苦用心。

      (二)章節比較。不認真比較章節的設計難以學到各志的長處,限于篇幅,這里僅選取共性較強的一章關于藏語系佛教作一具體解析。北京是作為第二章,章名叫藏傳佛教,隨文插圖36幅,圖表11張。特點是立題規矩,直接提示事物主題,這一點做得特別到位;配圖巧妙,細節豐滿、鮮活,大量引用注釋,確保資料可信度,特別是文化藝術體現了宗教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記述風格不繞圈子,直接從最早藏傳佛教對北京的影響、傳入記起。章下有無題述,設有8節。第一節傳入與發展。從元朝時期,成吉思汗的子孫窩闊臺之子闊端與薩迦班智達在涼州舉行會談,西藏歸順蒙古汗國,蒙古全民信仰藏傳佛教寫起,分元朝時期的藏傳佛教、明朝時期的藏傳佛教、清朝時期的藏傳佛教、民國時期的藏傳佛教、新中國成立后的藏傳佛教5個目,全節3.6萬字,11張表格,8幅插圖,脈絡清晰,標題規矩,直接切入正題,從最早傳入寫起,更符合志書語言。第二節教派。節下有300字的過渡性文字,設有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格魯派4個黑體目,全節2.2萬字,插圖l張,無表格。第三節寺廟。有2000字的過渡性文字,列有16個寺廟,一寺一目,不列序號,黑體區別,全節計有1.8萬字,插圖12張,無表格。第四節文化與藝術。列有藝術、佛經與佛學著作印刷與收藏、石刻碑記3個大目,其中第一大目藝術中內列建筑藝術,佛像藝術,唐卡藝術,法物、法器藝術4個二級目,不列序號,黑體區別,又在唐卡藝術中列文殊菩薩像唐卡、各族人民熱愛毛主席唐卡、毛主席像唐卡、十世班禪唐卡等lO幅唐卡;在法物、法器藝術中又列壇城、爐、法衣、八寶、碗、鐘、香、瓶、白螺、鈴杵、念珠、法鼓、法輪、經輪等與藏傳佛教藝術有關的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物件,這一節4個二級目、20多個三級目,需要仔細分辨,全節文字量為2.8萬多字,文內插圖15幅,無表。第五節教育。未列目,直接記述,3500字,無表。第六節友好往來。從1959年起到1995年11月,用的是編年體,9300余字,無圖表。這一節與全志或全章的其他節記述風格不夠一致。

      再看《青海省志?宗教志》第二章,章名藏語系佛教,從立章的排序可以看出,應當說這是宗教志比較重要的一章,有270字的章下無題述,實際上是個說明,并沒有起到無題述的作用。設有淵源與弘傳、教派、寺院、活佛轉世制度、高僧與著名活佛、宗教活動、宗教藝術社會活動8節,總計8.6萬字,無圖,21張表格。第一節淵源與弘傳。內列淵源、弘傳2個子目。這2個目題犯了“一胎雙胞”的忌諱。從公元9世紀中葉傳入青海記起,比北京早了400多年,全節8000字,無圖表。其實目題改為初傳、弘傳、發展3個目比較好,淵源的記述似顯太遠,更像教科書,還是直接從在本區域的初傳記起為好。第二節教派。有400字過渡性文字,內列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覺囊派、格魯派5個目,全節9萬字,無圖表,比北京多了覺囊派,較好地體現了青海宗教的地方特點。第三節寺院。內列主要寺院、各派寺院、組織管理、經院教育、寺院經濟5個目,其中第一大目主要寺院內列20個各派寺院,一寺一目;在第二大目各派寺院中又分格魯派、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覺囊派5個二級目,設21張表格,分別將五大派的寺廟分布地區一直到縣設表記述,典型記述與綜合記述相結合,點面結合比較到位,處理比較成功。第三大目的組織管理中列僧團、管理機構2個二級目,在第一個二級目格魯派又列4個三級目,特別是第五大目寺院經濟寫1800字的綜合記述,然后分8個二級目分別記述土地、牛羊等,較有特點。整個第三節有3.9萬字,無圖,2l張表。第四節活佛轉世制度。有400字的過渡性文字,內列轉世制度由來、主要活佛系統2個大目,在第一個大目中列2個二級目,在第二個大目主要活佛系統中列18個二級目,一個活佛一個目,系統記述重要活佛系統,記述清晰,這一節設計有特點,對于了解活佛轉世的由來及主要活佛系統交待非常必要。全節8400字,無圖表。第五節高僧與著名活佛。內列25個目,采用以事系人和以人系事相結合的方法,分別記述25位高僧大德,很有特點和分量,從這些著名的高僧和活佛的事跡可以看出,藏傳佛教在青海影響之深、之遠,品味它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全節2.1萬字,無圖表。第六節宗教活動。有300字過渡性文字,列2個一級目,第一目日常佛事,內列8個二級目;第二目宗教節日(目題不科學,應是藏傳佛教節日),內列7個二級目,全節4700字,無圖表。第七節宗教藝術。節題不當,應當是藏傳佛教藝術,內列寺院建筑(應當是寺院建筑藝術)、繪畫堆繡、酥油花、寺院雕塑(應加藝術二字)、寺院印刷、音樂舞蹈6個目,有的目內有二級目,從這些目題看,不乏特色之目,如酥油花、舞蹈等,但是缺項還是多,記述過于簡略,緊扣藝術不夠,有些應當濃墨重彩,只是用塔爾寺的建筑繪畫代替所有藏傳佛教寺院藝術,特別是唐卡、堆繡等,記述分量遠遠不夠,與《北京志?宗教志》對類似內容的記述相比遜色很多。全節4000字,無圖表。第八節社會活動。內列3個目,2100字。綜合概括記述幾件事情,內容還沒有很好挖掘。這一節應當把藏傳佛教服務社會、愛國護法等活動詳實記錄,以體現宗教對社會的積極影響。如抗日戰爭時,塔爾寺僧眾捐款捐物,聲援抗戰;藏族群眾的宗教領袖十三世達賴和九世班禪發表聲明,呼吁支持中央政府,御日驅寇,為國保疆等均未集中記述,缺憾不少?!肚嗪J≈?宗教志》對于佛教界的一些重要友好往來活動在宗教事務中記述非常簡單,分量不夠。

      (三)卷首編次比較。先看排名,《北京志?宗教志》首排主任、副主任名單,按時間先后為序,次排《北京志?民族卷?宗教志》歷屆編纂委員會(共四屆),從1986年至2005年;再次排《北京志?民族卷?宗教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有歷任主任和工作人員。歷任主任按任職年限標明,工作人員按姓氏筆畫為序;又次排《北京志?民族卷,宗教志》編輯人員主編、副主編,按任職時間排列;較次排《北京志?民族卷?宗教志》編寫人員,其他參加編寫人員(均按姓氏筆劃為序),最后排《北京志?民族卷?宗教志》審定人員,主審、副主審,責任審稿。以上僅排名4個層次5頁,體現排名的科學性、合理性,對每個參與其中的人,勞動付出多少給予充分尊重,體現了編纂者嚴謹、科學的態度。在卷首排名之后,以文字表格形式排列《北京志》總篇目,給讀者以整體影響,便于了解總體規模和具體分卷、冊次。另起一頁,用英文排北京志篇目,從存史和用志方面考慮,這是非常必要的。

      《青海省志?宗教志》的編次在卷首第一層次,也是先排名。排名基本與《北京志?宗教志》相同。在第一層次人員的時間性沒有北京的具體清楚,對以外的其他參與人員沒有署名、增加“責任分纂”和“本志主審人”,這也是很少見的?!柏熑畏肿搿彼撇豢茖W。第二層次排《青海省志》序言,第三層次排《青海省志》凡例,第四層次排目錄,第五層次集中彩插28幅,其中2幅是編纂人員工作情況,北京無編纂人員圖照,這也可以引起我們的思考。與北京不同的是,彩插與目錄的顛倒。方志界傾向性做法是彩插放第一層次。從兩部志書的排序也可以看出缺少統一的規范的國家層面標準要求。另外,青海集中彩插圖照的編排,采用隱分法決定內容次序選取,只可惜照片的量有些過少,個別照片要素不全,在注意典型性、代表性的同時,沒有兼及普遍性(如信徒活動場面)。與北京志相比,正文無一幅隨文照片,遜色不少。第六層次開始排正文。

      (四)圖照比較?!侗本┲尽诮讨尽吩诰硎椎谌齻€層次開始排集中彩插,按照五大宗教歸類為序,選取具有代表性、標志性的圖照85幅,以32頁的篇幅,每幅圖照要素齊全,圖像清晰,編排美觀、生動,頗具欣賞性、連貫性,較好地起到圖照作為一種體裁應有的作用。在圖照選取上,不但注意典型性、生動性,也注意普遍性,應當說這些照片的選取比較好地體現了編纂內容,與正文照應十分密切。宗教特色直觀形象地盡收眼底,僅圖照就是一條形象的北京宗教畫廊。特別值得指出的是,宗教志將圖照作為一種志書的體裁還是較有特色的。正文內隨文插圖185幅,與文字珠聯璧合、相得益彰,增強了直觀性、生動性、具象性。在新方志對圖照的重視和規范相對不統一的情況下,《北京志?宗教志》的做法值得肯定。

      (五)目錄。將目錄排在集中彩插之后,突破了志書一般先排目錄的程序,遵守了地方志要素框架排列的一般性規律。

      三    幾點啟示

      從上述比較看出,宗教志的確是政策性強、編纂難度大的專業志。

      (一)認真編好宗教志,事關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宗教活動涉及政治、經濟、文化藝術、意識形態、對外交流等各個領域。青海是一個存在多種宗教信仰的地區,尤其是藏傳佛教和伊斯蘭教在青海省傳播最廣、影響最深,不僅密切聯系群眾的生老病死,而且滲透少數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個領域,將宗教作為一種社會文化形式來認識和對待,這不但體現黨的有關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體現保障宗教信仰活動有序進行和規范。

      (二)如何編纂第二輪宗教志。1.指導思想應以黨的理論為指導,以《宗教事務條例》等法律法規和一系列規范性文件為準則,特別是對宗教政策的執行貫徹為具體依據是編纂宗教志應有的原則。編纂者應當重溫、學習黨和國家有關宗教方面的法律法規、政策,如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選舉法、組織法、民法通則、兵役法、勞動法、教育法、廣告法等,都是具體記述時應把握的政策法律法規依據。2.明確記載對象。以根據《宗教社會團體登記實施辦法》在政府部門登記過的宗教為記述對象,也就是傳統宗教。3規范記載要素。1991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問題的通知》,黨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報告有關宗教的論述都為第二輪宗教志的記述內容提供理論參照。必須立足于對宗教五性的正確認識上,即長期性、群眾性、民族性、國家性、科學性是客觀存在。實踐證明,這是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理論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理論。1982年中共中央《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中,雖然沒有明確使用宗教五性這個觀點,卻按宗教五性的有關內容進行闡述,對于破除在宗教問題上的教條主義和經驗主義的傳統觀點,指導全黨正確認識、對待宗教,把黨的宗教政策置于馬克思主義軌道上起了重要作用。宗教涉及內容非常復雜,哪些記,哪些不記,要有一個標準要素,宗教思想觀點、宗教感情意識、宗教組織、儀式、宗教活動、器物,這些沒必要一一記下來,尤其教義、教規可以不記或簡單提及。宗教志不是地方神學著作,而是地情載體,主要記述宗教在本地的傳播、發展情況以及地方政府對本地宗教活動的管理。從這樣的角度出發,兩部志書都比較成功,各具優長。對兩地宗教情況特別是宗教系統的人、事、物進行全方位記述,避免了孤零零地微觀記述寺廟、道觀等,如記人,不僅記了教職人員,而且記了廣大信眾;記物,既記了顯性的宗教建筑,又記了經濟狀況、文化藝術。

      宗教志應當寫成一個地方宗教情況和宗教事務管理的綜合反映。與首輪相比,宗教的復雜性增加,在首輪的基礎上以濃縮記述為主??梢钥紤]以下內容:1.宗教在本地傳播的新變化,包括傳統傳播方式、傳播地區、新的演變,以及新增傳播的宗教;2宗教團體、組織與教職人員的新變化;3.信眾的變化(構成變化、數量變化以及構成變化中民族、性別、職業、年齡,甚至文化結構詳細統計);4.宗教場所的興衰(增減)以及維修,從青海的情況看,1986年以后,重要宗教場所的維修投資很大(資金來源、投資規模等);5宗教活動方式的變化;6.宗教事業的發展變化;7.對外文化交流(友好往來)的拓展、擴大;8.宗教財產、經濟情況的發展變化(詳細記述財產收支方式、經濟方式轉變);9.宗教事務管理(政策、體制、管理隊伍、管理內容、管理方法的變化);10.宗教人物(已故且著名的人物立傳,其他人物以事系人) 。

      (三)注意事項。1注意記述態度。要以記正面、記成績為主,成績要記足,不足要記清楚原因,這是編纂宗教志應堅持的正確態度。不足部分也要記,目的是從中吸取教訓,交待清楚原因,不要大量羅列現象,更不宜描繪渲染。宗教問題十分復雜,也十分敏感,有時一幅照片不當,會引起軒然大波,一定要謹慎對待。對政治性問題、重大事件和人物的問題,尤其要慎之又慎,要忠于歷史,但不要授人以柄,被人利用。濃墨重彩寫好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宗教工作所取得的成就。2.要盡量避免篇章節名的趨同性,篇目層次上模式選擇沒必要統一,保證實體層面有最大記述空間即可,留存史料合理就行。3.記述內容注意邪教不入宗教志,宗教引起的有關事件歸并到對應的其他志書。4注意與其他卷篇交叉,如宗教事業中的醫院、學校與教育志、衛生志的交叉;宗教場所寺院廟觀、教堂等與旅游志、文物志的交叉,處理這些交叉的原則是按照屬性歸類,立足本位記述。5.注意民間信仰與宗教的本質區別,民間信仰歸風俗志。6.注意突出地方特色和時代特征。7.為確保志書質量、學術水平和文化檔次,注意充分吸收專家修志,這一點宗教志尤為重要,同時注意吸收行家、雜家修志。


          
      亚洲伊人成无码综合网
      <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