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
    1. 志鑒百科 / 詳細內容

      對當前方志館建設與發展的幾點思考

      時間:2018/10/24 17:19     已瀏覽:14041 次     原文鏈接     作者:和衛國*  

      方志館是收藏研究、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宣傳展示國情、地情的公共文化服務機構,具有收藏保護、展覽展示、編纂研究、專業咨詢、信息服務、開發利用、宣傳教育、業務培訓、文化交流等多種功能。截至到2018年5月,全國已經建成國家、省、市、縣各級方志館590余家,方志館體系已經初具規模,并在各地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中日益發揮出不可替代的推動作用。

      為推動各級方志館建設與發展,近年來,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國家方志館在加強頂層設計、開展工作指導、組織業務培訓、推進館際交流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的舉措,特別是2017年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印發了《方志館建設規定(試行)》,為全國各級方志館建設指明了方向。但是,相對于傳統的修志編鑒工作,方志館建設對于各級地方志工作機構工作內容而言,還是一個全新的系統工程。我們充分肯定成績的同時,也不應回避建設與發展中遇到的問題和困難。從目前建設整體情況看,各級方志館特別是地市級以下的方志館利用率不高,社會影響力有限,建設水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主要體現在以下七個方面:

      一、對建設方志館認識不到位。一方面是對方志館建設的意義認識不到位。有些地方領導和地方志工作者,并未意識到建設方志館對于推動當地文化建設,對于更好地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意義,認為方志館可有可無,無關緊要,對待方志館建設不積極、不支持。另一方面是對方志館的定位和功能認識不充分,認為方志館僅僅是一個圖書館、資料室或者書庫,不能真正將其理解為一個現代化的新型文化場館。

      二、區域發展不平衡比較明顯。山東、江蘇、廣東等東部省份建成方志館數量相對較多且規模較大、質量較高,同一區域內也存在發展不平衡問題,東部地區省份有百余家的,也有幾家的。

      三、地情展示水平有待提升。一些地情展示規模較小,較為平面化,形式相對單一,有些僅僅是一些展板的簡單拼接,不具有現代意義上展覽的主要特征,造成展覽缺乏特色和吸引力,后續生命力不足,在開放之后參觀量急劇下降。

      四、館藏資源相對匱乏。由于方志館建設起步較晚,館藏量大部分偏低,目前藏書達到10萬冊以上的寥寥無幾,其他館藏實物更是少之又少,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有待進一步夯實。

      五、機構隊伍不健全。方志館建設中“小馬拉大車”問題比較突出。除少數方志館具有獨立法人資格,有相對獨立的機構和編制外,大部分是作為同級地方志辦公室的一個部門加以管理,還有一些是兼職從事方志館工作,沒有設立專門的機構推動方志館建設與管理。

      六、專業技術人才匱乏。方志館建設是地方志事業發展的新的增長點,與以往修志編鑒等基礎工作有著根本的區別,需要管理、展覽、收藏、保管、學術研究、宣傳教育以及消防、設備維修等各方面的專業人才。但是,這些專業人才極其匱乏,很多都是邊學邊做,缺乏專業訓練,難以得心應手。

      七、未能與其他文化場館建立良好的互動關系。一些方志館在工作和業務方面不注重吸收其他文化場館的長處,不太注意借重于其他成熟場館的經驗,不能很好地建立合作關系,無法很好地融入當地的文化場館體系中,往往是自娛自樂,從而影響了自身水平的提升。

      基于以上認識,我們在抓好《方志館建設規定(試行)》貫徹落實工作的同時,還要對建設與發展中出現的不足和問題繼續加以深入研究、探討,努力探索出一條適合地方志事業長遠發展的方志館建設之路。對此,筆者認為,以下幾方面應該特別予以關注。

      一、要努力把地情展覽展示做成展覽精品。方志館展陳是方志館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據方志館作為地情館的基本定位,各級方志館在展示地情特色方面做出了重要探索,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但是,舉辦展覽對地方志工作者來說還是一個新鮮事物,其中一些問題還需進一步加以探討。首先,要注意跳出“修志思維”的束縛。受修志思維邏輯影響,展覽從起草大綱,到開展深化設計,往往類似于志書,過于注重橫排豎寫、面面俱到。要盡量打破思維定式,在照顧主要面的基礎上,抓住重點,突出特色,要明確方志館展覽雖然是全面、系統地展示地情,但不等于地情的方方面面、大大小小一個不落都要展示,該舍棄的要大膽舍棄,不要吝惜。其次,要注意擺脫過分強調展覽普及知識功能的偏見。展覽的目的之一固然有普及知識的功能,但是展覽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全面普及地情知識,而是通過展覽讓大家形成對地情或者某一主題的宏觀印象和認知。如果過分注重展覽的知識性,過分強調知識普及,往往導致展覽內容龐雜,文字量巨大,反而降低了展覽效果,沖淡了展覽主題,結果適得其反。第三,要注意增加展覽的互動性和趣味性。展覽一定意義上說是一種視覺體驗、感覺體驗。特別是隨著社會的進步,人們對展覽內容的可視性、趣味性期望越來越高。盡管不能簡單說方志館要迎合世俗需要,但是方志館展覽一定要避免單一圖片展的模式,要注重形式的多樣性、靈活性,注重展覽的趣味性、互動性,這是非常有必要的。博物館器物展覽的視覺效果依靠的是展品本身的特殊文物價值和觀賞效果,方志館作為新建場館,藏品往往較少,因此需要形式的創新設計,需要一些趣味性、互動性較強、設計比較震撼的效果去吸引觀眾,贏得參與,強化參觀體驗,從而有效提升展覽的吸引力和辦展水平。

      二、要把館藏資源建設作為方志館建設的最基礎性工作持久抓好。資源是一個場館生命力所在和能否走得更遠的關鍵,也是各類場館競爭的核心。目前體現方志館核心競爭力的主要是志書、年鑒、家譜、地方史、年報資料和其他各類地情資料。這是方志館建設的本義所在。然而,僅僅依賴這些資源還是遠遠不夠的,其利用群體也是非常有限的。應該明確,一個場館的服務方向決定了館藏資源建設的方向。為此,方志館館藏資源建設應當注重增強方志館的社會知名度、社會影響力和方志館長遠發展等各方面要求,應該適當擴大收藏范圍,豐富館藏資源形式,努力吸引更廣泛的讀者群,切實提高方志館的社會影響力。首先,要克服重靜態資源、輕動態資源的思想。方志館作為地情館,涉及本地自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歷史等方面信息的各類資源均應集中收藏。其中,不僅包括志鑒等紙質靜態資源,還包括反映地情信息的視頻影像等動態資源。要強化地情資料的搜集、征集力度,拋棄守株待兔的思想,真正走出去主動搜集,特別是開展口述資料收集、整理,視頻、影像資料的拍攝等等,留存動態活資料,使得靜態、動態兩種資源緊密結合,相得益彰。其次,應加大實物資源的搜集(征集)。隨著城鎮化的深入推進,各地城鎮、農村大量拆遷,能夠體現當地民風民俗的實物資源已經越來越少,需要搶救性搜集或征集,盡可能多地保存地情實物資料。而且,這些資料往往受私人藏家青睞,博物館等大型公藏機構相對不太重視,方志館應該在這方面加大搜集、整理力度,以公藏機構的身份建立方志館作為地情館的獨特收藏體系。第三,要充分考慮普通讀者特別是青少年的利用需要。方志館不僅展覽需要吸引普通受眾,館藏資源建設也應充分考慮普通讀者的需要。然而,如果將館藏資源僅僅限定在志、鑒、譜等學術化的官方資料層面,恐怕很難吸引大量的普通讀者,門可羅雀的問題也就很難解決。為此,可以進一步解放思想,注重方志館傳承中華民族優秀歷史文化的功能,探索加大適合普通讀者,特別是適合青少年的歷史文化讀物的收藏,有條件的地方專門開辟兒童閱讀區等空間,讓普通讀者、青少年在方志館中接收歷史文化的熏陶,把方志館打造成普通讀者、青少年喜歡接收歷史文化教育的文化場所。換句話說,只要人們奔著了解地情或我國歷史文化的需要走進方志館來,那就是方志館的成功,因為在人們頭腦中已經把方志館和地情、歷史文化捆綁在了一起。

      三、要把加強理論研究作為提升方志館建設水平的重要支撐。一方面,提高方志館工作,必須加強方志館理論研究,不斷把方志館建設、發展中積累的實踐經驗上升到理論高度。方志館的性質、定位、功能,以及與其他公共文化場館的區別,需要從理論上更加清晰、規范地加以界定;方志館發展中的許多難題,需要從理論上給予明確回答;方志館建設中許多已經確立的規定、規范,需要從理論上加以深入闡釋。方志館理念與理論研究的提升,對方志學的學科建設和理論研究將會產生積極的作用。特別是目前已經建成運行的方志館在發展方向、發展前景、功能拓展等基本方面,要從總結自身經驗和教訓出發,大膽進行理論研究和探索,找到一條真正與未來全國地方志事業發展相適應的方志館建設道路。另一方面,方志館要加強學科理論和地情研究。要利用方志館從業人員的專業背景,充分發揮方志館作為各級地方志工作機構重要智囊的作用,依托館藏資源,深入開展方志理論研究,有步驟、有重點地開展地情研究,力爭推出一批有重要影響的編纂和研究成果,切實解決以往只編不研、只編少研的問題,切實提升地方志在“學術生態鏈”中的地位和影響。

      四、要把數字方志館建設作為提升公共服務能力的重要抓手。隨著信息化建設步伐的加快,建設數字方志館,實現數字方志館與實體方志館協同發展,大幅提升方志館服務能力,已經是方志館建設的要義所在,甚至對于目前建設實體方志館存在一定困難的地方,可以先行建設數字方志館。數字方志館是通過互聯網平臺,將地情信息、志鑒資源、研究成果、地情展示等向社會各界提供查詢、利用,特別是要把數字資源庫建設作為重中之重,逐步實現地方志數據資源、信息資源、知識資源、專家資源等分散資源融為有機整體,實現地方志資源的全面共享和有機協作,使普通民眾和專業研究人員、政府與企事業相關單位、國內與國外的訪問者,都能夠快捷、高效地使用資源并按需獲取信息。這將是地方志資源開發利用和地方志事業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

      五、要把開放辦館作為方志館建設與發展的重要理念。方志館作為國情館、地情館,具有自己的特色,特別是在全面展示國情、地情方面具有自己的定位和優勢,但是方志館的功能與博物館、展覽館、圖書館、文化館、檔案館等文化場館不可避免地存在著交叉和重復。因此,要堅持開放辦館的理念,充分認識方志館在眾多文化場館建設中的優勢和劣勢,特別注重吸收眾家之長,吸收其他場館的辦館理念和成功做法,結合方志館自身實際,探索出一條獨具特色的管理和運轉模式,從而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注釋:

      *和衛國,歷史學博士,研究員,國家方志館館藏部副主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黑龍江史志》2018年第8期)



           【原文鏈接
          
      亚洲伊人成无码综合网
      <menuitem id="4h59z"></menuitem>

      1. <dd id="4h59z"><track id="4h59z"></track></dd>
          <dd id="4h59z"><noscript id="4h59z"></noscript></dd>